落秋中文 > 武侠修真 > 臭屁神仙 > 第三十二章 吃老虎的猪

吃老虎的猪

男孩的脸上满是不信,那大声呼喊的可亲大叔难道是死神的使者……

“你们谁也走不了!”百丈外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在诡异的惨叫声中响起。

傲龙猛吃一惊,顾不得安慰似乎懵掉的船家,一个白鹤冲天,纵身一翻落,抽刀护在在马车后面。

远处突然亮起火把,蜿蜒有一里多长。不一会足有千人到达马车跟前。其中一人身穿褐色盔甲,帽子上一簇红缨随风飘舞,下马便拜。

得意的声音带着倨傲:“三殿下可安好,属下京都骑卫校卫史俊,奉命带领千名骑卫前来迎接三殿下。”

*******************

七百里外。京城

“本姑娘就在这里不走了!”女孩如同盛开在空中的一团火焰,穿着火红的紧身短衣,显的利落大方。只见他柳眉一挑,拼命睁了眼怒视着自己的恋人。

“哼,军情紧急,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妥,我这就去辞行,你乖乖呆着,明日回国。”

“你敢!你不过是个末将,没本宫的准许,你哪都不能去!”女孩的声音提高八度。

“小姐,国家大事就算是你也担待不起。羿飞告辞,您早点休息吧。”不顾身后桌子椅子如何遭殃,宽脸大汉径直走了出去。

那蛮横的姑娘楞楞的从被踢破的门里拔出自己的脚。

银雀扁了嘴站在风里。天朝这个国家很奇怪,门都这么不结实,人家不过生气踢了一脚而已嘛!

看了看周围,同行随侍的下人早就避的远远的。

什么吗,我又不杀人,这些人躲那么远干什么?真正懂得主子心理的好奴才现在正应该凑上来给自己当消气筒啊,可惜,都是些没用的奴才!

银雀使劲把自己扁的厉害的嘴往上翘了翘,勉强露出一点笑意来。

自己没有哭的习惯,草原的儿女以眼泪为耻。

只是为什么自己的眼睛涩涩的?

人家只是不想羿大哥你不要上那个无意义的战场嘛,为什么要帮了北顷消灭高欢国,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的草滩、城市和牛羊,你们还不知足吗?战争总要死人的,战斗总要流血的,万一……难道你就不知道本公主的苦心吗?

风中的夜鹰在滑翔,忽的一下落在银雀的手臂上,顺服的收拢翅膀,仿佛知道主人的心情,乖乖的一动也不动。

而此时,裔飞正在夜色下七拐八拐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大宅院。

随了青衣童子一路拐到厚重的铁门前。

“禀教主,羿先生前来辞行。”

“吱——”铁门缓缓大开,一身墨绿雪纱纺的沈百川正座在靠窗的位置上。脚下跪了数人。

“羿先生请进。”

“这……会不会打搅贵教办事了?”

“无妨,教主吩咐过,说是要您眼见为实呢。”青衣童子略一解释闪身退下。

没人搭理自己,也不好就这么站在门口,想自己一堂堂军人,怕什么尴尬,羿飞一提大氅,进了略显森严的铁门。

沈百川似早知道自己来了,虚抬了抬手示意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这次你带去办事的人马共四十六人,死亡二十一人,伤十八人。水水不算你的人,安全返回的共六人。死多少人我不怪你,我相信你们一定是尽心办事,可是为什么你们没有拼到底,留了命回来。”

“教主,这不怪田大人,实在是……”水水原本低垂的脑袋急急抬了起来。

“你自己任务没完成,以至损失这么多人,你的事放一放,田鲟,你说。”

“回教主,我教教义,宁死务尽其力。我等本不惜区区皮囊,与拼死一博,怎耐事有蹊跷,我们的刀无论如何也砍不到人。我们的身手与之相较实是差的太远,而他们又有外援到来。”缓了口气,田鲟抬头看了看教主。这番话连自己都不信,可惜……却是事实。

“所以你认为多死无意,就跑回来了……”

“请教主责罚,是我下的命令,我一力承担。”田鲟抬头,镇定的目光承受着沈百川无形的压迫。

好一会,沈百川偏移目光询问小水“你是我最放心的手下,按理你的毒和医术无人出其左右,你怎么失败的?”

“那个傻瓜一样的少年……”想起纪颜抱住自己的手,水水神色一柔脸上一红,暗骂一声色狼,即而愤愤然:“就是情报上所描述的那个废物,他说我和他的师叔长的很象,而他师叔经手的东西都是不能吃的……”

“他的师叔?他是什么来历?”

“回教主,来历不知,但后面来的一群救援人马奔驰速度极快,似乎不在教中长老之下,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少年的长辈。”

原来如此。沈百川点点头。怪不得自己一直觉得少算了一样,怪不得自己预感到这次行动要失败。

刀阵中无法击破的防御,能够察觉一般高手无法领会的气息,而不是气味……这个所谓废物,明明是只会吃老虎的猪啊。

那个笨蛋滕宽居然置京城大局于不顾,调遣上万人围劫滕广。

如果能把滕广截杀,那到简单。只要把有点作为的皇子除去,那些元老将军料也蹦达不了多久,胜局在握。

怕就怕万一不能如愿,放那滕广入京,局势就难以预料了。

沈百川低了头,坐在上座上却是一动不动,暗暗盘算什么。

看来只有方众天镇教至尊****——三重咒,才能确保万无一失,避开那神秘的高人,直接把死亡加到那个倒霉的滕广头上!

“你们俩取消职务,田鲟鞭打五十,罚三十天苦役,小水贬为使女。你们给我好好反省半年,没出息的东西。”沈百川知道自己是罚的轻了,只是这次的失败委实怪不得他二人。

“多谢教主不杀之恩。”田鲟大喜过望。

小水昂了头不管不顾的大叫:“哼,都怪那个小鬼……我……我不……”服字被田鲟硬生生堵在嘴里,小水只好低了低头“谢教主!”。

待两人下去,沈百川掀开金盆上覆着的黑巾,里面赫然一具栩栩如生的人偶,头发眉毛都精细的如同真人。要不是暗紫的颜色透着诡异,羿飞绝对会讨来给那个烦死人的丫头做贿礼。

“这是?”

“明日我升坛作法,这偶人就是做法的傀儡,就算滕广身边有再多的人保护,也逃不出这没有边际的咒语。”

“好高明啊,能让在下一开眼界么?”

“本教行法,不便之处还请原谅,不过将军阁下可以来看看成果……呵呵,到时还请阁下在羯利国主和北顷面前美言几句。”

“那是当然,我们都是自己人了么……呵呵……呵呵……”羿飞再不提辞行的事,这么神奇的必杀手段怎么能错过呢。

***********

鸿河岸口

“三殿下可安好,属下京都骑卫校卫史俊,奉命带领千名骑卫前来迎接三殿下。”

“你们找错人啦!”赶车的傲海瞪了大眼,直想给他一鞭子。

“哈哈哈哈……你们以为可以糊弄过去吗?”那校卫冷笑。

“我们的人在两江境内已经拦截了四次殿下,可惜近了身,才发现他们武功高轻功好,都被他们逃了去,绝对不是殿下本人,我们头领大人正在恼火找不到殿下本人,要不是在天马镇突然发现有个村民居然有百两银票,我们也想不到殿下竟舍近求远,想往海路返京啊。”那校卫顿了顿。

“可惜了我们一路上布置的人马,不过既然确定你们往这条路走,那前面便是铜墙铁壁,你们插翅难飞了!”顿了顿,史俊更加得意的说

“在京城就听闻大内十大高手,身佩明黄龙纹刀,下官以前只有羡慕,今天看到大人拔刀,心里却是欣喜万分……啊哈哈!”

那傲海一听银票,心中一跳:“原来是我,是我妇人之仁,随随便便给出银票,以为自己有同情心,误会了纪颜却出卖了殿下!”看了这千人阵势,后面又是鸿河,只觉得万死不足以赎罪,心一狠,就要冲上去拼命。

“傲海!进来!”纪颜轻声说道。

那傲海前面错怪了纪颜,犯下大错,早心存死志,听了纪颜的吩咐,也不多想,钻进车去,头低低地坐在纪颜身边。

“妈的,史俊,你敢以下犯上?我们殿下一直对你等不薄!”

抽刀护主的傲龙全身不动,只一张嘴在激动的大喊着。

“请三殿下下车,我等也好护了殿下和公主回京!”史俊不理会傲龙的质问,只一味催着,而几十丈开外的上千人马已左右围了上来,把马车连同河上的船只呈半圆包住。

“我就在这里,不劳将军护送了。”滕广暗自一叹,越发放松身体,斜躺在马车里看也不看,心里却焦灼万分,看这阵势,今天是要绝命在此了。

“……”咬了嘴唇,滕灵紧紧绞了十指,拼命不让自己叫出声音,说出弱了身份的话来。要死也要象个公主样儿,为了自己一命抛了三哥,自己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明明是夜风呼啸,每个人的心却象铁块一般,凝重的几乎窒息。

纪颜眼中蓝光一迸而逝,旋即如同水样的温柔笼罩了滕灵全身,许久才收了回来,眼光瞥向那叫史俊的人,象土财主般一笑:“哈哈,原来这就是将军啊。我神往已久,今日得见,果然神勇啊。”

身子一动,闲闲走下车来。

“闲人散开,本将军执行公务,可以饶恕你等一命,除腾广外都可离开!”史俊对那灰土灰脸的小子根本不屑一顾,挥挥手,众骑兵腾出一小口子。

“呵呵,多谢将军啊,将军熊腰虎背,神采奕奕,银甲龙盔,横刀立马,果然是威风凛凛的战将,果然是爱民如子的好官啊!”

史俊面色一沉,却并不答话,扬声对了马车叫道“殿下既然客气,我等奉命在此送殿下上路!弓箭准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