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武侠修真 > 臭屁神仙 > 第四十章 舍身取义

舍身取义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惊恐的声音突然暴起。

不知什么时候滕灵已经醒来。她难以置信的看这眼前不堪入目的场景。

三哥和纪颜到底在作什么啊……

纪颜长的不错,但这不是他的错。三哥似乎对这个乡下小子特别好,这个自己也早已经有些感觉。可是……他们不该发展到这个地步啊。

两个男人浑身近乎赤裸抱在一起,纪颜居然还不停的亲吻三哥的脖子?

天啊——这世界是怎么了?

就在黄昏,那个纪颜不是还说把大海般无边无际的爱送给自己的么?甚至,还做了定情的信物珍珠(粉)。

可现在……

滕灵颤抖的走上前去,公主的骄傲不允许自己逃避,不管怎样,就是失去纪颜和三哥,也要输的明明白白!

纪颜的嘴角有血……三哥的脖子似乎也在流血……而且看样子是纪颜用双手钳制了三哥令其不得动弹。到底发生什么了?

滕灵眼中再看不到任何东西,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和愤怒在心中疯狂的爆发开来。

“天啊——你们居然——纪颜,我要杀了你!”滕灵一声清叱,拔出腰间匕首,朝纪颜扑了过来。

“公主——”傲龙傲海惊出一身冷汗,眼见滕灵就要扑到纪颜身上,这个时候只要稍稍变故都能让一切救治滕广的努力化为泡影。

“不得靠近!”天道门的卫士一声断喝,朝了扑到的滕灵一拦,左手顺带往其脖子上轻轻一点,就见滕灵一声不吭软了下来。

“你把我们公主怎么了?”傲龙拔出刀来。

“她妨碍我们门主救人,差点造成大错,现在只是先让她安静下来。”说着把软倒的滕灵交与傲龙手上。

纪颜心海大开,自是对身边发生的一切清清楚楚。滕灵刚才那么悲愤的质问明显是误会自己什么了,八成这个傻姑娘以为自己在吸取他哥哥的血液吧?

呵呵,想我纪颜风流俊俏,玉树临风,我就算还没修成神仙,毕竟也是天才吧?怎么可以和那吸血僵尸相提并论,这个滕灵也太不相信自己了,看来等下要好好向她解释了。

虽然被滕灵误会,但一想到终于解除了腾广危机,纪颜心里欢喜,只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心似乎已经被那无形的尖刀刺的千疮百孔,只想高声的叫喊发泄无处可去的疼痛。

可是,不行。

绝对不能让疯狂的喊叫扰乱自己的心神,只要心神不乱,灵力才能透过自己的血液不断的引导那可怕的咒能。

“恩——啊——”纪颜只能在喉咙里低低的发出一丝呻吟。

在剧痛的折磨下身体几乎要死去一般,一只手早已无法按住滕广的头,只是用手指死死抓了地面,在坚硬的地面上抓出一道道痕迹。另一只钳制滕广双手的左手也不自觉的把滕广胳臂抓出青青紫紫的伤痕来。身体不由自主地要逃离这折磨,但理智命令自己一定要坚持,坚持。

只有自己承受了,腾广才能保安全,一旦脱身,那穿心的剧痛马上就会回到腾广身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纪颜突然觉得心中的疼痛稍稍减退,刚想舒口气,那心脏忽的一热。

纪颜似乎听到血脉轰的一声,身体就象野草被点燃,火焰在体内一发不可收拾的四处乱蹿。

“啊——不——”心里的叫喊丝毫不能减轻痛苦。

纪颜四肢百脉就象燃烧了一般,血液沸腾了。

肢体不听话的扭动挣扎着。纪颜死死咬住牙齿,只用两片双唇贴住腾广的伤口,保持血液的交流。

再也不能保证自己钳制滕广的身体,干脆放开自己双手,从后面用手臂环了腾广的肩膀,在他背后双手交叉死死握住。只怕一个松手,那腾广就被自己踢了开去。

灵力已经运转到最快,慢慢把那肆虐的脉冲给压制在经脉之中。

“呃——”纪颜只是低低呻吟着,汗水已经把头发浸湿,浑身象从水里捞起一般。地上更是一摊冷汗。

傲龙傲海看见纪颜受如此折磨,疼的浑身打颤,心里象把刀在狠狠刺着。

滕广至今没有什么不妥,脸上一片安宁,而且似乎已经被什么催眠了,就算纪颜把他搂的那么紧也没有任何感觉。

看这样子,三重咒的确被纪颜过到自己身上了,而且还给他的身体带来难以想象的痛苦和伤害,而这种伤害本来应该由我们卫士来承担的啊。

纪颜是百灵之体,在月老山的时候,天道门的修行者人人都知道没有什么伤害可以让他疼到这种程度。

现在看到纪颜浑身都在哆嗦,地上到处都是纪颜拼命忍耐而抓出的道道痕迹,可想而知,咒能带给他的伤害有多大。要是平常人怕是早已经死过千百次了,就算侥幸不死,这样的巨痛只怕嗓子都喊哑了,可是纪颜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看着自己的门主被霸道的咒能折磨的毫无还手之力,还要同时照顾到滕广的安危,天道门中的人脸色变的铁青,牙齿紧紧咬着,浑身的劲没地方出只是捶打着地面发泄着心疼。

时间缓缓流过,明月开始偏西。

“恩——”纪颜长长吁了口气,那漫长的煎熬总算是过去了。

“喔——”腾广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折腾了许久,就那么一倒头昏睡过去。

纪颜艰难的抬起头来,喘了好一阵子,觉得自己有力气说话了,冲傲龙等点点头“你们……可以过来了,我想滕广现在应该安全了。”

傲龙等并没有对纪颜说些什么,只是走了上去把滕广从纪颜僵直的手臂中抱开,后退几步,啪的一声双膝跪倒在地:“大恩不言谢,纪公子救命之恩我等粉身碎骨必报此恩!”

“你们说这些干吗,快给他穿好衣服,着凉了就划不着了。”纪颜说话渐渐流畅起来,神情也慢慢轻松下来。

傲龙和傲海拿了轻软的白狐裘给腾广穿戴好,抱到一旁。

天道门的人扯了块布轻手轻脚的扶起纪颜想给他整理一下疲累的身子。

“我自己来吧。”纪颜苍白着脸对几名侍卫无力地笑了笑,接了布头慢慢整理自己。

“哎呀我健美的皮肤啊——他***好一个滕广,爪子跟疯狗一样尖利,非要你好好补偿补偿!”纪颜一边擦着身子一边嘀咕。

胸口上满的滕广狂乱时用尖利的指甲刮擦的伤痕,好在自己体质特殊,最初的血痕现在已经变成一道道很浅的青青紫紫。这怎么能见人呢?还好不会留下疤。

“啊哟——痛啊!”纪颜一声小小的呼痛。

指甲翻了几个,里面有血,想来是自己抓住地面时不小心弄伤的吧。

手指有点痛,上面白的点青的点到处都是,应该是自己双手紧紧交握的时候用力不当造成的。赶紧吹吹……

天道门卫士看了纪颜小心的擦拭着自己的伤痕,不时用嘴轻轻的对了手指吹气,纷纷掉过头去,不忍再看。

在月老山的时候,纪颜从小到大从不曾受过什么真正的伤害。平时玩的时候不小心头上撞个包,他就大惊小怪的跑到每个师兄面前哭诉一番,顺便搜罗一些好吃好玩的东西,大家就算知道那个包其实对他来讲是个小意思,也照样被他的样子弄的心疼不已,乖乖缴械,把多年珍藏一一贡献出去。

月老山上谁不知道纪颜打起架来最怕痛,玩起人来最怕背,吃起饭来最怕少,修起行来最怕累。

现在看他这样小心的吹着自己的手指,可见是怕痛的,毕竟十指连心啊。可是刚才纪颜用自己的身体抵御咒能的时候,却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指伤成这样,到底当时他被咒能折磨到什么程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