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武侠修真 > 臭屁神仙 > 第四十二章 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

“恩——”舒服的呻吟一声,滕广从地上坐了起来长长伸了个懒腰,这才慢慢睁了眼睛,只觉得神清气爽。“啊,想不到睡在泥地上也这么舒服!耶?已经天亮了!”环视了一圈,傲龙等人神情紧张的守在自己身边,剌甲守在滕灵边上,这个丫头,还睡的这么死。

滕广仔细看了看海面回头对傲龙问道:“傲龙,我们的人什么时候来?”

“回殿下,消息说卯时。”

“那就是还有两刻钟。傲龙,站到高处探勘,有动静马上回报。”腾广吩咐完又转身对了天道门众人行了一礼道:“此次有天道门襄助,我得以平安回京。如果能平乱而执掌天下,天道门居功甚伟。如此大功,我腾广日后定当回报。”

天道门三名卫士看看仍旧端坐在地调息解咒的纪颜,又看了看似乎毫无所觉的滕广。

纪颜此时仍旧汗流如注,看来化解的很辛苦,而那个滕广却说的这么轻松,根本不知道纪颜到底为他作出了多大的牺牲!

众人心中觉得闷闷的。我天道门助你,是为天下太平,而非什么回报。如果掌门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是什么回报都补偿不了的啊……

“你以为我们只是想你的报答么?”

“你知道我们掌门为你做了多少事情?”

“你知不知道你的命是我们掌门救回来的?”

三名卫士冲了滕广七嘴八舌的说着。

腾广也不恼,转眼看了纪颜一头是汗,神情痛苦,一把就想把他抱住。

“纪颜,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腾广的确对昨夜一无所知。

“殿下不可!”一个护卫急忙拉住卤莽的腾广“掌门在行功,不可以打搅。”

“哦,吓我一跳啊。”腾广一脸担心坐在纪颜的对面,直盯着他的脸色,几次想搽去他额头的汗水,又握紧了拳头忍住。

“报告,陆地那边似乎有大批人马过来。”傲龙从高处窜下“恐是敌人前来。”

就在此时,从几里远的地方传来隆隆的声音,仿佛闷雷撵过大地。那声音到了近前突然清晰起来。众人这才发现原来是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你们已经是群龙无首,就是逃了回去也无力回天了。还不快快交出腾广的尸体!”

“哼!”滕广腾的站起身来,“好大的口气。”

正在行功的纪颜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咒能今天是无法完全化解了。

慢雷传音,好高深的内力。

能把声音传遍四方,只要提了丹田之气,一般高手就能作到。可如果象这样,把声音打个包裹,象雷声一般慢慢滚到,再突然清晰起来,这样的功夫也只有师傅才能作到吧,

气势逼人!

纪颜慢慢睁开眼睛对了震惊的众人说道:

“来的是魔教高人,我们的船还没到,现在最好拖延时间。”纪颜这时只得暂时把化解了一半的血咒压下,站起身来。

“对,我也是这意思,纪颜,你还蛮聪明的。”腾广笑嘻嘻地对纪颜赞到。

“你不要以为我纯朴就是傻子,你以为就你聪明啊。”纪颜象没事人一样和滕广说着话。

“掌门你怎么样?”天道门侍卫急着询问纪颜的状况。

“……”无声的看看众人,纪颜用眼神制止属下的关心。

“这样,腾广,既然刚才那人以为你已经死了,你就躺倒装死。”

“为什么我要装死,不是你要装死?”

“因为昨天晚上他们对你下了咒,而没有对我们其他人下咒。”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滕广隐隐约约记起好象是发生了什么,仿佛记得一个自己和一个男人互相拥抱……滕广狐疑的看看纪颜,自己不是闯下大祸了吧?

纪颜并没有理解滕广狐疑和不安的眼神,自顾自的解释道:

“他们现在所有的行动应该只是确定你的死亡是否属实。你死了必定对你放松警惕,而现在如此紧张是因为我这样的高手在这里。这正好给了我们机会。”

“你的意思是?”滕广迟疑道。

“不,这样不可啊!”天道门的人隐隐知道纪颜又要犯傻,急急劝道。

“敌人大军已到,就算是船来了,就凭我们现在的人手和状态,我们是无法全身而退的。”略一沉吟纪颜又道“这是我们唯一脱身的机会。天道门听我号令。”

纪颜眼神一变,脊背一直,放出决然气势

“你们三个赶紧在外面埋伏,隐藏所有气息,等我引走敌方人马,伺机保护殿下离开。”

又转向腾广说道“腾广,你身上担负天下,牵动四方局势,你先装死由傲龙傲海护着离开。敌人必定不会对尸体多加防范,你就可以乘机逃走。”

“纪颜你的计划固然是好,可是灵儿怎么办?”滕广想起自己妹妹,如果看见自己死了,还不知会出什么状况,可不要找人拼命啊。

“至于滕灵,她是公主,对方必定想要她作活口多多利用,所以她应该不会有多少危险,但傲龙你们看好她,不要让她乱来。必要的话……再把她点晕。一定不能让她破坏计划。”

“……再点晕……纪颜你什么意思?”滕广眼睛瞪的大大的,象审犯人一样盯着纪颜。

“呵呵,没什么意思。高手就来来,快,把这个氤凝丸吞了。”纪颜从怀里掏了颗药丸塞到滕广嘴里,回头对自己卫士挥了挥手“动作快,不要担心我。”

天道门几名侍卫应了一声,闪身出了庙门,消失在岸边的绿丛当中。

“你答应我,要平安回到我身边啊……我要死成什么样子?”滕广还在磨蹭。

“干脆点,我答应你,快……”纪颜一把拉倒滕广。滕广躺倒在地,放平了呼吸。

纪颜指风一点,滕广浑身一麻,似乎连血液也停止了流动。

“真想我死啊!”滕广就要跳起来大骂,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做任何动作,除了脑筋是清楚的,全身肌肉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你现在虽无法呼吸没有心跳,但刚才我给你吃的氤凝丸可保持你的生命好几时辰,你放心。”

纪颜解了自己身上的天蓝披风,急速盖在滕广脸上,低声道“来了。”

那声音如同闪电一样,前刻还在几里之外,而此时已在百米内。

“哈哈哈哈,你们也太不自量力了,妄想逃出生天。就算能斩杀我方千人又怎么样,我三重咒一出,还不是成了手下亡魂。”

风声一刹,一个身材消瘦,身穿青衣的青年已经站在庙门口。

鹰鹫般锐利的眼神往庙里一扫,庞大的气息如旋风般扑了过来。

纪颜和傲龙傲海被他的气息压的微微眯眼。身上的衣服也被吹地猎猎飞舞。盖在滕广身上和脸上的蓝色披风被气息卷到一边,露出滕广紫黑脸。

沈百川提了所有功力化为敏感的触角把这座小山前前后后仔细探寻了一遍。

庙里果然只有这六人的气息,那地上躺的人已经是气息全无,看他脸色正是血管爆裂而死,正是滕广。

沈百川探察清楚,收回气息不屑一笑“哼,三重咒下无还人,滕广本是必死。真是多费我一番探察。”

此时魔教众人方才赶到,远处搜查的士兵正往龙王庙这个山头集结。

“恭喜教主建此万世功勋,我方众天将一统江湖,流芳百世!”十几个教中长老护法高声颂扬着。

“小水,史俊来了么?”沈百川头也不回,光凭气息就知道小水已经随了长老赶到。

小水内力不强,用毒倒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要不是被某个神秘高人识破身份,也不会任务失败而被罚作使女。此次前来只是让她来认人,毕竟这样的高手不多,能把他收拢到组织中也是一件大事。

“禀教主史俊来了,就在后面,请教主稍等。”

“你说的少年是……”沈百川锐利的眼光一一扫向庙中几人。

几个抽刀站在滕广尸体边上的必的护卫。

那个抖成一团的应该是那个妓院带出来的小孩。

现在还睡在地上无知无觉的那个女人肯定是滕灵了,听说也是个美人。

蹲在美人边上的白衣小子,恩——长的不错,看来就是他们从山上带下来的土人了。

那个传说中的高手就是这个少年么?

“回教主,那个穿白衣服的小子就是唯一动过我的酒的人。我很清楚的看见他喝了下去……”

眼中精光一闪,盯了纪颜的眼睛“鄙人万魔教教主沈百川,你的名字叫纪颜吧?”

纪颜正怜惜的看着滕灵的睡容。真想就这么抚摩着她额前细碎的头发,轻声呼喊着灵儿的名字到永远。想不到第一次这么放肆的关注她美丽的容颜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听到沈百川的问话,纪颜站起身来点了点头“你有什么指教?”

“到底是年轻人啊!”沈百川露出一线柔和的微笑,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年轻的外表,仿佛站在面前的纪颜是个小孩,而他却是长辈。

“听说你的山里来的?”

“是有怎样?”

“你应该知道她是公主。”

“知道。”

“你以为你有机会?”

“我不明白教主的意思。”纪颜皱了皱眉头,暗想这个叫沈百川的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还不赶紧把滕广另外挪个地方,迟了怕是要露馅。

自己刚才点了滕广命门,风池等穴位,那几个位置很危险,点重了就会真的要了他的命。所以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而这一下并不能长久的保持假死状态。要是老让他躺在地上装死人,到时候穴位一解,滕广只要稍有动静,哪怕就是一个心跳也能让沈百川发觉。

可是现在就凭自己的状况,绝对无法保护滕广和滕灵二人的周全。

怎么办呢?

纪颜心里暗暗着急,却一脸纯真,冲了沈百川莫名一笑。

“呵呵,你如果不嫌弃,我就称呼你一声小兄弟!”沈百川的笑容更加和蔼。

小水在一边暗自磨掌,本以为教主带自己来是来指认强敌,可没想到教主却对他这么客气。

“你看看现在的局势。滕宽已经掌握了京城,那个老皇帝早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沈百川看看纪颜,只见他一脸懵懂,看来刚出山的小子什么也不懂,自己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也没什么反应。

“你们——你们在说什么皇帝?”这时滕灵稍稍清醒了一些,慢慢坐直身子,突然发现场地中多了很多陌生人。

“恩?你们是谁?你们刚才说什么?”

“公主殿下……”傲海正想提醒滕灵,只听沈百川突然大笑。

“哈哈——公主果然是那个老皇帝最疼爱的人。你对你父皇倒也算是骨肉情深啊。”

“你是谁?”滕灵这才记得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三哥还躺在地上。

昨天晚上不堪的记忆纷纷涌现,滕灵一把推开纪颜,扑了过去。

“哥,哥——你怎么了?”

“他死了。”沈百川得意洋洋的声音瞬间把滕灵打入地狱。

“哥——”滕灵按奈着巨大的恐惧颤抖着伸出手。

滕广的鼻尖已经凉了,没有丝毫呼吸,眼睛紧紧闭着,脸色不是昨天晚上那种暧昧的绯红,而是死亡的灰黑。而已经僵硬的脖子上赫然一个牙齿咬过的伤痕。

“不——”滕灵觉得自己要疯了。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纪颜活生生把哥哥咬死了?

为什么傲龙他们都不管,也许是被纪颜制住了……

现在面前这么多陌生的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为什么昨天傍晚的甜蜜到了今天早上却是这么惊心动魄的悲剧?

纪颜——一切都是纪颜,是他,他是凶手!

“纪颜,还我哥哥命来!”滕灵猛的一亮匕首,回身就往纪颜扑了过去。

“放肆!”一道厉芒闪过,只见沈百川身边一位娇娆女子抬手一收,把滕灵手上的匕首凌空收缴了过去。

“方众天教主在此,一切听凭教主指示,你以为你是公主就可以乱来么?”那女子高声训斥道。

“丝淼,你逾越了!”沈百川的声音并不严厉,却让那女子浑身一颤,躬身退后几步。

“纪颜,你看见了,滕广已经死了,跟了这伙人你也难有作为,我们这里有大把大把的荣华富贵等着你,你要得到什么样的女人都成。”

“哦?原来你这么看得起我。”

这时有群气喘吁吁的士兵搀扶了一个人小跑过来。

“教……教主,就是他,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史俊扬着被纱布层层包裹的手臂恨恨的指着纪颜“就是他挑了我的手筋,废去我的武功。教主,您一定要为三百多兄弟报仇啊,把他千刀万剐!”

“呵呵,我就知道你应该和那个用龙吟诀的人是同一人。看来我们的功夫曲出同源呢。”

“纪颜,你果然是他们的人,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滕灵人被傲龙制住,却兀自用嘴骂道。

纪颜冷淡了看了看滕灵,她就是骂起人来也象怒放的玫瑰这么耀眼。可是,现在最好能安静一会。

“灵儿,你不要怕……”纪颜衣袖轻拂,滕灵全身一麻,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听也听不到,动也动不了,急的只把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纪颜看了滕灵不依不饶的瞪了眼,模样滑稽的很,心里却如同烧红的烙铁在炙烤。

原来她误会我这么深,原来她这么不信任我。

被自己所爱的人这样不信任似乎比那个穿心咒还要难以忍受。

可是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解释,只要再等片刻,上船离岸才能消除你对我的误会。可现在不行。

“我们功夫同源?似乎有这可能,不过你要我作你手下,我可要看看你手下真章!”纪颜不动声色提出挑战。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好,我也想看看能杀退千人的你功夫高到什么程度!”沈百川大爽。

今天不仅杀了唯一能影响局势的滕广,使本教暗中支持的滕宽能够君临天下,方众天教行遍整个大陆版图的时刻看来不远了。

现在看样子又网罗了一个绝世高手,这对自己来说不啻如虎添翼。

今天是值得庆祝的日子啊。

“好,你说怎么比?”沈百川衣袖一挥豪情大涨。

“这地方太窄,不适合高手比斗,我们去空旷点的地方。”纪颜抬手一指,三里外临海边一处绝壁悬崖。

“教主,殿下要我们把那滕广的尸首带回去,您这一动手怕是……”随后赶到的一队官兵和上十位江湖好手齐齐惊呼。

“没出息的东西,你们几个就带了尸首回去报喜吧,这里每个人都有赏。”沈百川挥手让人去抬那尸体。

“我们殿下万金之躯,怎是你们能动的。还是由我们护送殿下尸首回京。”傲龙傲海拦住官兵。

“也好,你们也算忠勇之人,只是投错了主子,回去真心悔改,等殿下登基也有你们的好处。不过还是先点了穴稳妥一些。”那为首的军官以胜利者的姿态说着。几个人上前点了傲龙等的麻穴,又要点剌甲的。

“我是公主的卫士,你们谁敢过来,我就和谁拼命!”剌甲护在滕灵面前,藏龙刀连连挥舞。

“算了,这小子也不重要,反正正主儿都死了,也闹腾不出啥来。”

傲龙傲海不答一言,抱了滕广和剌甲护着公主快步向山下的车马处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