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武侠修真 > 臭屁神仙 > 第四十九章 阶下囚的幸福日子

阶下囚的幸福日子

“恩——”小水舒服的呻吟一声,恍惚中看到天上飘落着洁白轻盈的雪花……

下雪了么?小水有些糊涂了。‘好奇怪,记得自己明明在马车里,还不知羞耻的贴在纪颜身上,怎么突然到了外面,纪颜人呢?’

正想着,天地渐渐清明,片片雪花伴随着透明的泡泡,每一个透明的泡泡里都是同一个身着白衣的人正挥舞衣袖和雪花舞在一起。

好美。

神仙么?

小水痴痴的凝视着。泡泡如雪花般围绕着自己漂浮,忽前忽后,又远又近。

渐渐看清楚了,那白衣人不正是纪颜么?

“纪颜!”小水的声音比脑子还快,清晰的声音在无声的雪花世界是这么的响,震的周围一阵波动。

“啊——”小水头脑突然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贴在纪颜的胸膛上,原来是一个美妙的梦境啊。小水暗暗后悔,自己真蠢,就这样打破如此美妙的感觉。

小水动了动身体,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准备再贴上纪颜的胸膛,只要努力应该还可以进入刚才的梦境吧。

怀了憧憬,小水侧了头把耳朵贴了上去。

“谢谢你,我现在好多了。”一个懒懒的声音传来。

“啊——你……你醒了?”小水慌乱的连忙坐直身子,“我……我在帮你检查伤口,没……没……”

“你没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吧?”纪颜暗地里动了动手指,还行,已经可以自如行动了,可惜灵力并没有复原,如果要逃跑还得等待时机。

“没……”小水心里一省,突然发现身份好象颠倒了,纪颜才是囚犯,自己怕他干什么。

“喂,我救了你一命,你可要老实呆着,不许耍花样……眼睛不要乱瞟!”

“不乱瞟,就只看你呀……”纪颜大大的白了小水一眼,要不是自己灵力同化作用太好,以至于把小水的范围也给同化了进来,自己还舒服的在心海里自由徜徉呢,不过也不能怪她,毕竟自己不能一直修行不管逃跑的事。

‘就只看你呀?’小水一听纪颜这么说话,脸都红了,心道:‘如果你愿意,我也不反对呀……’

“你又不能吃!我饿了,早饭都没吃呢。”纪颜略略抬了身子,勉强坐了起来,继续说道“你浑身的毒,谁碰了谁倒霉!”

“你……你……你混蛋!”小水腾的站了起来,越想越气,自己好心救他,他居然不感恩图报。

“小水?你怎么了?”丝淼从车门里钻了进来。

“姐——他混蛋!”

“哦,虽然他不是东西,不过我们还是要优待俘虏的。”丝淼笑的很邪,手上提了根绳子吊着个包成一团的不明物体。

“给,你自己换下来吧,我知道你爱干净,喜欢穿白衣服,不过车队行路,多有不便,你就将就一下,到了店里再说。吃的东西放在一起。小水我们走。”说完一把拉了小水跳下车子。

“姐,你给他的是什么啊?好象一团抹布哦……还有我怎么没看到有吃的?”小水对突然善良的姐姐狐疑的盯着。

“呵呵,等下咱们来收尸……”

“啊——不,教主他……”声音渐渐远去,似乎被人扯到远处。

士兵们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跟在囚车前面,似乎已经做好听到什么的准备。

突然一个士兵缩了缩鼻子,自言道:“好香……妈的,哪个兄弟居然有酒不分!”

“啊——谁的酒啊,好香,见者有份啊!”士兵们纷纷叫嚷,互相查看着,到处找着香气的来源。

纪颜挪了挪身子,把腿盘到座位上,把那团抹布一样的东西摊在膝盖上。

各种虫子顿时从布里仓皇逃了出来。

纪颜眼放绿光,赞叹的摇摇头,现在大冷的天,也不知丝淼从哪里找来的,居然连蚊子都有。

纪颜虽然被沈百川点了穴道,但经过入定修行,身体已经可以动了,起码手指比刚才敏捷的多,仓皇出逃的虫子一个也没放过,统统落如纪颜的魔掌。

共计蚊子三只,蜘蛛十只,蚯蚓五条,蛆十三只。另有不知什么植物一堆。

纪颜略做考虑,把植物混做一堆,从腰囊中掏出三个小瓶子,打开其中一只,浓烈的气味冲的自己打了个喷嚏。用手搓搓鼻子,纪颜小心的把植物在瓶子上晃了晃,等充分吸收了气味,又把瓶子赶紧盖好,好象那点气味宝贵的不得了似的。

其实也是,就那瓶子里一点,可以为月老山那帮只会挑剔不会动手的懒虫们兑上数十瓶芳香四溢的醇酒了,那可是纪颜花了好几天时间到处挑了猴子洞找到猴儿酒提纯的酒精丸。

纪颜把植物揉了又揉,等气味进去,揉出的草汁已经是混合着清香的碧绿酒水。

纪颜乐滋滋的把一干虫子连同草酒合在手心,略等了一会,打开一看,虫子们都喝的醉熏熏的,消毒兼入味,这样的火候正好。

打开另两个瓶子,倒出一点芥末粉,一粒结晶的醋,混合混合,用舌头甜了甜,嗯,不错。酸辣香鲜,汁多味美,鲜嫩爽滑,咬起来叭叽叭叽的,高级野味啊。

丝淼估计差不多到了验收成果的时间,应该可以去看看那小子愁眉苦脸的样子了。拿了个水壶回到车上。

“怎么样,换上干衣服舒服多了吧?还合身么?”丝淼坐在纪颜对面,看了他一身异国商人似的把已经发黑的麻袋布披在身上。

“恩,比我的湿衣服暖和多了。就是不够长。”纪颜把脚一伸,两只光光的小腿就露在外面,湿搭搭的头发散在肩膀上,十足一个叫花。

“姐——这样教主怪罪下来……”小水无法忍受一个帅哥被折磨成这么个样子。

“没办法啊,只能找到这么一件干发衣服。”

“那真是辛苦你了。我闻着这衣服的味道,上面有马粪,泥土,汗,还有青草的味道,原来是给马用的吧?”纪颜一边嗅一边问道“我用了,那匹马怎么办?”

丝淼暗暗吃惊,这布的确原来是在马身上,本来是装物资的,特意让士兵们在地上踩了又踩,还用新鲜马粪污染了一下,这个纪颜的鼻子好灵。

“人比马可重要多了,是不,小水?”丝淼用胳膊肘一推妹妹。

“啊——”小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啊,对了,你吃过了么?好——吃吧?我特意送了干净的水来。”丝淼很得意,那些虫子可是动员了好多士兵找翻了天才弄来的。

丝淼假装斯文的打开水壶,倒了些水在银杯子里端给纪颜。

“这杯子是银子做的,放心,能鉴毒的,你看,没黑……我们不会害你的……”丝淼笑眯眯的说,其实这水当然没毒,只是纯粹好意给他漱口的,毕竟教主来了问话闻到臭味就不好了。

纪颜只是闭了嘴一声不吭看着两姐妹,心里狠很骂道:‘哼,骗谁?灵儿早就告诉我银子是不能吃的,重金属吃了会没命!’

当日还没出山的时候滕灵曾用银子诱惑纪颜,当时纪颜并不知道银子是什么东西,以为是能吃的,一口咬下一小块来,结果证明银子一点也不好吃……当然更不好喝。

‘我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佬了,还想骗我喝银子水……哼,不喝,就是不喝!’

纪颜偏过头去,不看那两姐妹。

“哈哈,看来你被虫子弄的怕了……哈哈……”丝淼得意的大笑“我喝给你看,到时候没水喝别怪我!”

丝淼夸张的用极其优美缓慢的动作把杯子凑到嘴边,头一仰,一气喝下,微微打了个嗝。

“你加了什么东西在里面?”丝淼喝完觉得有些不对,朝自己妹妹看看。

“我怎么会害你。”小水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丝淼脸色一变,肚子里咕噜一声,噗的一下,车厢里顿时充满了恶臭。

小水差点被熏晕了过去,连连扇动衣袖“唔——快走,到外面去……”

“咦?谁那么缺德,放这么臭的屁啊!”一群士兵大声嚷嚷。

“喂,那个谁,自觉点啊,要放屁到别处放去,刚闻了点酒香就被你熏没了……”

丝淼脸色赤红,从车里钻了出来。她不敢有大的动作,怕一个不好肚子又发作。

“丝淼小姐,怎么样啊?我们给他弄的特殊衣服和饭菜他还满意么?”士兵们兴高采烈的围了上来。

“呃——啊——他被我们耍怕了——呵呵,噗!”丝淼又是一个臭屁砸了下来。

“唔——”众人无语,只来得及丢下一个震惊的眼神,展了轻功迅速散开,远远吊在车子后面。

“纪颜——”丝淼咬了牙恨恨把水壶甩向远处山林,“不讨回这笔帐,我誓不为人!”

马车里纪颜悠闲的玩弄着缺了一小半的丸子喃喃自语:“哼,想让我喝银子水,我请你吃火鼬鼠的臭屁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