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科幻灵异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九百二十四章 难攻不落

话虽然这么说,但在场的众人,便连一个擎天堡的攻略经验都没有,更别说十个加在一起了。
话说回来了,擎天堡是有狂热的巨构建设癖的银河帝国修建的最大型的太空要塞。每一个都能承担泰坦舰的维修和保养工作,能够生产舰队和陆战队几乎所有的武器、能源和各类型耗材配件,可以建造重巡以上的大中型战舰,拥有容纳三四百万军民的营房和生活设施。甚至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轨道商业都市、配套民用设施和大量的生态农场。
此外,就是规模最小的擎天堡都装备着十几门能把泰坦舰撕裂的要塞主炮。
这样的要塞要是来上十个叠在一切会出现什么状况,大家实在是缺乏直观的想象,但也确实是被吓到了。
不过,或许也正是因为被吓到了,便有越来越多的宝藏人才提出了不少大胆的建议。
于是,到了7月20日的时候,凯泰王国的查伦·猩鬃王子便给出一个建议,用中小型战舰以散兵队列携带强袭登陆艇进行冲锋。如此一来,敌要塞的巨炮威力再大,也只会造成大炮打蚊子的效果,不可能对己方舰队造成太大的损失的。
索雷恩王表示这真是个很有创意的想法,便批准查伦·猩鬃王子和其麾下的凯泰舰队去执行。毕竟凯泰大猫们虽然开船的水平不怎么样,但确实是非常勇悍的战士民族,正适合做这种工作。若真的能冲上去,战斗节奏说不定就进入他们的主场了。
后来的结果我们也应该可以猜到了。凯泰王国在进攻过程中丢下超过十万计化为太空尘埃的尸骸和十二艘战舰,就连旗舰烈王号战巡也都受了重创。
当然,也并不是一点战果都没有。据说还是有将近五千人的凯泰冲锋队员穿着特殊的太空用动力甲登上的要塞,但连外墙都没有突破便全灭了。
大战之后,身负重伤的凯泰王子查伦·猩鬃裹着厚厚的渗血绷带匍匐在索雷恩王面前嚎啕不哭,一边哭一边说死掉的都是英勇的王国战士,但是为了帝国的伟业,为了全银河的福祉,我们不惧这点牺牲。
如此忠诚的场面,搞得索雷恩王也都有点不落忍了,便下令设宴款待。
“不,我们铁血利爪为了全军胜利而战,登上要塞之前,我们不吃饭!”凯泰王子麾下的一众将军大声吼道:“我们再冲一次!”
在那一刻,在场所有的凯泰人都彷佛被忠诚的血勇附体了,一个个都像是要把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化作点燃全军前进道路的明灯。那场面都不能叫燃了,简直就堪称壮烈了。
帝国的统帅就算是再没血没泪,也不好意思让凯泰人继续冲锋了,便让他们退下修整。为了防止这些杀红了眼的大猫过于上头,甚至让完好的战舰变成了护航舰队,负责后方的补给线安全。
这个时候,旁观了凯泰人全程表演的别国,才忽然意识到,这群大猫哪里是莽啊!分明是聪明绝顶啊!
可无论如何,帝国和共同体呼朋引伴动用了这等规模的大舰队兵临城下,总不能因为一个古代要塞的存在,就当场认怂班师回朝吧。于是,到了7月21日的时候,经过了整整二十四小时的调兵遣将,远征军开始从两路发动了第一次总攻。
进攻方成功地将要塞的外壁撕开了一条口子。那些彷佛陨石外壳一样的第一次外壁被数以万计的攻城用核子导弹剥下之后,露出了随后的金属外壳。
上百艘大型武库舰集中光矛主炮的齐射,彷佛形成了一道堪比要塞主炮一样的粗壮光束,成功在要塞上制造了第一次刺眼的爆炸。
随后,便是更加大规模的跳帮攻击了。
这场总攻整整持续了整整四十个小时。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太高深莫测的战术操作,就是最妥当,却堂皇的以力压之。
这场惨烈的战斗也确实给掠夺者造成了相当的伤亡。冲锋队员们甚至成功突破到了要塞的内部,占领了一大片相当于一个城市规模的舱室,还带回了不少情报。
可是,己方的损失却还是大到了一个让没血没泪的龙王们都为之动容的地步。甚至就连时空之龙号泰坦舰,都被要塞的主炮击中了。
事实证明,帝国的造舰技术确实冠绝天下,战舰居然没有被要塞炮击沉。
事实同样也证明,这个要塞既然会被掠夺者当做是守卫家园的底牌,自然也是有原因的。这艘以坚硬的乌龟壳着称的泰坦舰,当场就被击成了重伤,就连船内维生系统都出现了五分钟以上的失能。
足足有超过八千名舰员在极度的痛苦中失去了性命。
在那长达五分钟时间内,时空之龙号只能踉踉跄跄地退出了战场。在这个过程中,几艘掠夺者的战舰还以为能占到便宜,勐扑了过来,就彷佛一群鬣狗准备围猎受了重伤的雄狮。
好在,旁边的晨曦天使号在关键时刻赶到,一阵排炮驱散了掠夺者战舰,甩出牵引光束,拽着吨位甚至比自己还要大上一圈的友舰退出了战场。
等到7月23日总攻结束的时候,进攻方已经损失了包括两艘战巡和一艘无畏在内的上百艘战舰,以及超过七十万人的死者。在上一次银河大战结束的五十年来,已经再没有这等烈度的战场了。
掠夺者付出的伤亡应该也不小,但若论交换比,吃亏的一定是己方。
尤其是隶属于布伦希尔特麾下的吉亚菲尔女伯爵,在率领一批冲锋队员攻阵的时候,亲眼看到一个澹棕色皮肤的埃罗人年轻战士,抱着一捆离子盐炸弹,和一个班的沃夫林冲锋队士兵同归于尽。
那个埃罗战士皮肤颜色很浅,额头脑后的犄角也没有硬化,这是埃罗人未成年的标志。
“如果这个要塞内的敌人有三分之一是这个样子,这样的强攻是毫无意义的。”女伯爵对苏琉卡王劝谏道:“我们必须从长计议。”
苏琉卡王承认自己的闺蜜说得很对,便向索雷恩王提出了撤兵的建议。
如果对方是一个热血上头的愣头青,这时候说不定已经咬牙切齿地命令士兵用用脑袋撞,也一定要把敌要塞的装甲撞开,但身经百战的索雷恩王却非常坦然地接受了此战失礼的现实。
“这些蛮人,是真的拿出保家卫国的气魄来了!”索雷恩王笑道:“帝国控制范围内的那些民族主义叛军,还没有一支表现出了同等的战意。”
“当初维多利亚·李元帅统率的地球叛军如何?”布伦希尔特倒是颇有兴致地多问了一句。
“不知道,那时候我也还是个小孩子呢。”索雷恩王耸了耸肩:“不过,地球人也是人类,李元帅也是百年难遇的雄杰,那个时候的地球军人,哪怕数量有限,自然是能和我们抗衡的强军。可惜,布伦希尔特,这世上最可怕的武器,或许还是时间啊!”
年轻的苏琉卡王秒懂了对方的意思,颔首道:“我会去交涉的。”
然后,自然便是撤军了。
帝国禁卫军的操作确实非常讲究,撤退的时候,还是尽量把所有登上了要塞的冲锋队员都接回了船。要知道,这些冲锋队员有一大半甚至都不是人类。这要换成大多数不把底层士兵当人看的凯泰大猫,一准就把士兵当弃子丢下了。
可是,为了接走所有人,帝国甚至又付出了两艘防护舰的代价。
在大多数文明国家的高层看来,两艘皮粗肉厚护盾能当中的流星雨撞击的大型战舰,可是比几万冲锋队炮灰宝贵多了,但武德充沛却又财大气粗的帝国,却从来不吝于在任何时候,用任何一种方法来塑造军魂。
在事后的军事会议上,他又向己方和所有“盟国”的将领们表示,一切失败地责任都在自己。大家在战斗中所付出的努力,立下的所有军功自己都已经铭记在心,所有伤者都会有妥善的安置,战死者自然也可以享尽艾绒。
“这确实是块难啃的骨头。可是,诸君,你们都应该明白,掠夺者一贯以来都鲜少会和我们拉开架势打硬仗的,但现在他们却这么做了。这不会让大家联想起一千年前,那个用血腥和火焰染红了半个宇宙的埃罗帝国吗?你们真的愿意见到那个时代重新降临吗?”
血腥和战火,说得你们银河帝国就比人家玩的少了似的。埃罗人之所以被扬了,还不是因为他们威胁到了人类至上主义吗?甚至为了这个目标,你们还能捏着鼻子和老对手联盟合作呢。另外,再仔细思索一下,埃罗人之所以能够做大,不就是在帝国和联盟之间骑墙骑出来的吗?说白了不就是你们帝国亲手扶持起来的,现在搁这儿装正义使者啦?
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在场的各国将领中,应该还是有熟读史书,头脑清醒的聪明人会这么想的。
可惜的是,有文化的毕竟是少数,而且群体记忆是可以被塑造的。经过这将近千年的春秋笔法和宣传,大多数人可记不得埃罗帝国是怎么出现的,却只知道他们曾经是全银河最大的反派,一切恶事的源头。
甚至连银河文明议会的前身,都是为了毁灭这个邪恶的帝国而成立的。
大家已经想到那个千年前的“宇宙魔域”,不少人彷佛被唤醒了童年阴影,眼中闪过了凝重甚至恐惧。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将领像是被打了鸡血似的,应该是想到了当年毁灭埃罗帝国的第三次银河大战之后,那一串串名留青史的将星名单了吧。
索雷恩王在心中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可是,换一个角度来说,埃罗人、巨魔和长须妖,此时却疯狂得像是一群在保护幼崽的雌兽,这代表着什么呢?”
还能代表着什么?推动整个社会进步的启明者遗宝,宝石一般的可宜居星球,以及无数稀有的矿产和让人迷醉的未知资源。
这位帝国远征舰队的统帅,从来没有公开表示过会把“战利品”和大家共享的,但大家都是体面人,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够了。
“这个要塞同样也是启明者留给我们的遗产,若不能将它从掠夺者手中夺回来,便是我们对引导我们的启明者的背叛,更是对宇宙之灵的背叛!我的意思,诸君可明白了?”
大家当然都明白了,索雷恩王之所以这么说,便是代表着,他不准备对这个要塞动用可怕的巨像武器了。
……当然了,以巨像武器的威力,操作不慎说不定就把这个“恶魔之喉”星系给抹掉了。掠夺者的主力固然是完了,但说不定大家就失去进军其腹地的唯一通路了。
第二天,大家重整旗鼓,准备再战。
这一次倒是换了一种标准的攻城战术。帝国舰队集中了一百二十艘重型武库舰,在极远的距离开始向着敌要塞进行了密集的炮击。要知道,轨道炮的射程理论上是无限的,而对方那么大一个堪比行星的要塞,总比打战舰容易多了。
这也是在这个盾远远比矛要强的时代,最有效的要塞攻击战术之一。这样持续不断的超远距离炮击,就算是杀伤力有限,但对要塞守军制造的心理压力却是极大的,更有可能把要塞守军舰队逼出来。如此一来,便可以形成舰队乱战,让要塞炮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发射。
这一次,超远距离的炮击却没有奏效。三个小时之内,一百二十艘武库舰打出去的上万发炮弹,竟然没有一枚命中要塞。
就算是平均五百万公里的超远距离炮击,这样的命中率也确实是太感人了。
另外一边,一批准备绕过要塞,寻找通往“魔鬼迷宫”腹地航道的快速舰队,虽然突破了掠夺者舰队的拦截,总算是在舰队作战中小胜了一场,却并没有视线既定的战术目标。
“我们并没有捕捉到任何重力井信号。”回航的舰队领航员说。
“这不可能!我们亲眼看到又掠夺者军舰从那个方向进出。”一位将军表示这实在是不科学,自己完全难以置信。
“我也难以理解,但这确实是事实。”分舰队司令官也完全就是一副撞了鬼的样子。帝国正是发现了掠夺者舰队出入本星系的踪迹,才准备过去探个究竟的。毕竟,己方的舰队依旧占据着压倒性优势,只要控制住了出入的航道,直接攻击星域腹地,那这个古代要塞再强悍再坚固,也就是一座孤城死城了。
可问题是,不管是最先进的探测器,还是经验丰富的灵能领航员,却都一无所获。
索雷王也有些惊讶,但却也没有特别惊讶,而是若有所思地陷入了沉思。
当初,己方的侦查舰队发现敌踪的时候,也准备逃逸,但却没有成功,只能在最后关头把遇敌信号传了出来。若不是每艘前敌侦察船,都绑定了“战神棋盘”上的棋子,司令部或许要一个月以后才会收到他们被击沉的消息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