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科幻灵异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九百二十五章 需要提前得到战果

那么,这其实是一种干扰甚至屏蔽重力井信号的技术吗?索雷恩王很快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他虽然是以大选帝王中最能打的军事统帅的形象着称的,但其实也是有工科硕士学位和高级工程师职称的。或者说,帝国的高级将领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有这方面的教育背景的。这样才能更快地了解最新锐尖端武器的性能,也能更容易制订新的战术。
拥有高级工程师职称的索雷恩王当然知道,智慧宫和天工院现在也正在开发这种技术,但仅仅只是在论证阶段。对面的联盟应该也有这方面的计划,但进度应该不可能比己方更快,要不然以那帮子奸商画大饼割韭菜的操性,早已经渲染得全宇宙都知道了。
可现在,这座要塞上却已经有成熟的技术了。不,或者说,很有可能是会比己方研究者们高了不知道多少个维度的超卓设计思路……
索雷恩王对这个要塞是更加垂涎三尺了。在他看来,只要能将其拿下来,银河帝国就将获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个启明者造物,这必可以让帝国和联盟的霸权争夺中取得全面的优势。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掠夺者的入寇和跨越二百万光年的远征,岂不是一件好事吗?
“这就是地球人说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呵,有趣的谚语!”
这位帝国远征军的最高统帅,到了现在也一点都不怀疑己方的最终胜利,甚至也没有因为纵深穿插的战术意图破产而感到丝毫失望,只是非常平静地安抚了一下失败返航的舰队,让他们回去好生修整。
另外,索雷恩王还下令,让炮击了一整个对时都没有取得任何战果的武库舰队撤了回来,又请来了舰队中的科学官们分析情况。
“应该是苏琉卡王殿下之前提过的护盾机器人。我们在炮击的时候派出了突击舰和战机匿踪抵近,在损失了十一艘突击舰和四十七架战机的时候,总算是俘虏了一台。”舰队首席科学官的艾格曼中将道。
这代价倒是有点大了。索雷恩王忍不住想。不过,他虽然肉疼,却还是露出了恰如其分的欣慰和赞许:“破解需要多少时间?”
“殿下,我无法给您一个确切的时间。”这位拥有智慧宫大学士称号的中将苦恼地摇了摇头:“说实话,那东西在被我们用牵引光束困住的时候,是发生了高能反应的,应该是准备自爆。要不是沙……尹弥尔准将用灵能技法冷却剥离了热源,我们是不可能将其成功俘获的。”
尹弥尔准将当然就是某人“宿敌二号”,星界骑士团(青年组)四天王之首,万众瞩目的真··天才少年的沙梅恩子爵了。不过,既然是在战时,自然应该先称军衔而非爵位封号了。
索雷恩欣慰点头,对帝国军这些年轻人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但紧接着,他也像艾格曼中将一样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启明者遗物代表着进步和机遇,却也同样代表着危机。它们毕竟是超过本世代不知道多少个维度的上古神人文明的造物,谁也不知道其真实的用途是什么,更不知道正确安全启动的方式是什么。于是,因为操作不慎而自己搞成一个大新闻的情况也是时又发生的。
要不是有灵能者的存在,去银河文明对启明者遗产的破解和逆研究,怕是至少会慢上好几个世纪吧。
“继续破解,我会调两名星见官全力配合你。”索雷恩王只能下达了这个没什么营养价值的命令,但艾格曼中将也已经非常满意了,赶忙道谢。
大选帝王随即又转向了自己的副官:“你刚才说过,是地球那边递过来了一个新的战术计划?”
“是的,殿下!”副官赶紧道:“苏琉卡王殿下刚刚结束了共同体方面的联络会议,带回来了一份作战议桉,是由他们的参谋部成员亲自拟定的。”
“地球的参谋部成员?”索雷恩王的眼前一亮:“杨希夷少将吗?”
副官微微一怔。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主君和帝国高层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位地球的青年将领身上,却没有想到会如此看重,但还是分辨道:“殿下,共同体舰队的参谋长是蒂文顿中将。这份战术计划也是由她主持的。”
“哦,那个优等生啊!”索雷恩王呵呵一笑,似乎一代也不想看下去。他足足花了半分钟来整顿自己的情绪,这才用捏着鼻子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对方的报告。
事实上,就在武库舰炮击随便抓护盾无人机的当口,苏琉卡王布伦希尔特也亲自和地球舰队方面的高层进行了通话。
前面已经说过了,共同体舰队司令官的康纳里斯上将,第一位宴请的帝国军高层便是这位大选帝王中最年轻的布伦希尔特殿下了,可最终的过程和结尾却都远远谈不上完美。虽然双方的参与者都还算是谈笑风生一片和谐,选帝王本人也在表面上保持了基本的礼节,但稍微有点眼力劲儿的人,都能感觉得出选帝王殿下的不满和烦躁。
……这对组织宴会的康纳里斯上将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煎熬,甚至都有点自我怀疑了。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可一直是对自己的社交能力很有信心的。
这一次,布伦希尔特殿下亲自找上门来,整得他都有那么一点点受宠若惊了。
让他更受宠若惊的是,这一次的苏琉卡王殿表现诚恳而温和,笑容彷佛八九点钟的太阳一样和煦而温暖。
“这几日战况不利,一直没有时间来回请您,真是太失礼了。”布伦希尔特微微垂头道歉。康纳里斯上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得到一位大选帝王的道歉,差点就觉得自己快要到人生巅峰了。
好在,作为一位写作将军读作技术官僚的老油条,上将总算是还是在彻底飘起来之前恢复了理智,认真询问道:“自古以来,坚城总是难克,但我们的战略优势是无法动摇的,只要每个人都恪尽职守,总有成功的一天!”
苏琉卡王微笑颔首:“您说得没错,我们确实需要每个人都恪尽职守!那么,三天战事之后,贵方是否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吗?”
她的言语中似乎有指责地球人这三天是在看戏的含义。只不过,因为态度很端正声音很温和笑容也惊艳,倒是不至于让大家反感。
而实际上,这三天的主攻虽然是帝国舰队,但共同体也并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做。除了总旗舰独立号没有动之外,剩下以三艘独立级无畏舰为核心的半数舰队也参与了第一天的总攻,扑向了要塞的另外一侧,而且在混战中还击沉了至少五艘以上的大中型掠夺者战舰,也给要塞的外壁抹上了一层连绵不断的爆炸带。
只不过,要塞攻坚战中,共同体舰队也被击沉一艘战巡、三艘守卫舰、两艘武库舰和三艘重巡,其余大中型舰支也在二十艘以上。好在,因为舰队主力没有受到结构性损伤,救援及时,战死的舰员也不过“才”刚刚超过八千人。
可是,这仅仅只是开战的一天。高高在上的康纳里斯上将是技术官僚,当然绝非从基层实战部队出身,爱兵如子的类型,可是,他毕竟一直是在和平的中央星区服役的,面对最大的恶战也不过是剿海盗,何曾见过这种场面。面对这个血腥且赤果果的伤亡数字,他却也免不得动摇起来。
可无论如何,交换比虽然不好看,但谁也不敢说他们地球人是在看戏。
另外,相比起舰队,装备了光翼配件的白魔鬼战机却表现得相当惊艳。它们以疾风迅雷之势在广阔的战场上穿插着,以极高的航速冲到了护盾之前,再切换到相对“低速”,以物理方式穿透了要塞的偏转护盾,绕后发动攻击,击坠了至少两位数的古代护盾无人机。
这个战术当然是杨希夷提出来的。他认为,这些坚固异常的偏转护盾既然是无人机放射出来,那若是能将这些无人机击落,岂不是就能剥掉这个要塞的乌龟壳了?
当然,这些偏转护盾已经不科学到能弹开轨道炮的炮弹,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抵抗高速低质量的物体。那么,是不是可以用相对“低速”和“高质量”的物体穿透一下试试呢?
杨希夷承认自己提出的战术有赌的成分,而且押上去的筹码不是钱,而是飞行员的生命。可是,身为高级将领,这本就是他们必须要承担的因果。
可无论如何,他赌赢了。
白魔鬼中队为先锋的战机大队确实穿过了偏转护盾形成的拦截网,接着便和掠夺者的战机缠斗了起来。他们为后续友军战机的抵达打开了一条坦途。
李宝禄和玛莎·戴肯这两位年轻的飞行员,正式将自己刷成了双料王牌。白魔鬼中队的平均击坠数也超过了五架。光凭这个战机,中队指挥官杜特上校的战绩便已经可以登上了空战教科书了。
然而,杜特上校却意识到,就算是撕破了偏转护盾,以战机的能力也不可能突破随后的流体金属层和能量膜护盾。更重要的是,他赫然发现,还有更多的同型护盾机器人从要塞的岩层之下钻了出来,就彷佛从巢穴中钻出来的兵蚁似的,便当机立断地下令全部战机撤离。
总之,共同体的舰队奋战一天,也无功而返。不过,相比起旁边帝国冒着密集的敌人炮火成功登陆要塞的狠劲,这边打得确实打得有那么点太“平澹”了。
苏琉卡王明明没有在指责自己,但康纳里斯上将依然有了一种莫名负罪感,便只能向蒂文顿中将使了一个眼神,后者便赶紧给出了一个新的作战计划。
在星系外围担任游击舰队的第十三舰队成功地在本星系第八行星——一颗巨大的极地行星的轨道边缘,堵截到了一支在这里埋伏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掠夺者舰队。那是一艘大型的工作舰、两艘大型母舰和十余艘普通战舰组成的小舰队。
第十三舰队成功击沉了一艘母舰,重伤一艘,将其余敌舰驱散,并将那艘工作舰俘虏,顺便还把一群已经登陆的掠夺者陆战部队摁死在了地表上。从俘虏的掠夺者军官口中得知,掠夺者在恶魔之喉上的防线绝不仅仅只是一个要塞,而是遍及了周边所有可以建设防御设施的星球。这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要塞附近的两颗极地矮行星了。
“掠夺者的俘虏供述,他们确实是从启明者遗产中得到了某种屏蔽重力井信号的武器,但这种武器并不全都是架设在要塞上的。旁边的两个矮行星上有中转设备,第五和第六行星有第二轮扩散仪,如果再在第八行星上把扩散仪架起来,便可以把重力井屏蔽信号散播到全星系范围了。”
蒂文顿中将见布伦希尔特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中略有些得意,便乘机提出,将对那两颗矮行星发动强袭登陆作战,一定要夺取上面的中转设备!”
“实在不行也可以破坏。如果我们确实能破坏掠夺者的重力井屏蔽武器,便能找到通往星域腹地的航路。”
到了那个时候,这个要塞打还是围,都仅只出于大家的判断了。
“这两颗矮行星是在要塞炮的掩护范围之内的。我们没有办法进行轨道轰炸支援。”布伦希尔特道。
“我方会从星球的背后登陆。”康纳里斯上将赶紧补充道:“也可以避开要塞的攻击。我们会在明日清晨6点之前,准时发动进攻!如果一切顺利,在20个小时之内,就可以得到一好消息了。”
对于这个作战计划,布伦希尔特不置可否,却还是留下了一个鼓励的笑容:“那么,我便等候贵方的好消息了。”
然后,刚刚和苏琉卡王关闭通讯之后,杨希夷便马上提出了不同的讲解。
“先不说掠夺者俘虏留下的情报是否真实,即便真的存在这样的战略目标,我们也对这两个矮行星的状况一无所知。可相比起来,掠夺者却至少已经在上面经营两三个月时间了。我们至少要进行一周以上的前导侦查行动,而且还要……”
蒂文顿中将却打断了对方:“我明白贵官的意思,您的考量也是老成为国之言。”
“那么……”
“可是,这真的仅仅只是军事方面的考量啊!杨少将,我们若仅仅只是从军事方面考量,事情就太简单了。”蒂文顿中将露出了矜持的笑容,一副“年轻人你还肤浅”的样子。
你这家伙真是联盟国家海军学院毕业的?不是哪家政客私人办的全封闭沙龙?杨希夷好不容易才总算是把自己的一声冷哼给忍住了,又看向了司令官阁下。
您不是说过,军务就拜托我了吗?杨希夷用眼神表达了这个意思。
然而,康纳里斯上将却微微偏开了眼神,闪过了一丝愧疚,却还是故作坚定地道:“我们需要在帝国之前,提前拿到一些可喜的战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