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历史军事 > 三国如烟 > 第四章 小人不畏死

楚国,建业城。
季书早早处理完手中的政务,回家逗弄着襁褓中的女儿,看着婴儿肥都都的脸庞,季书忍不住又亲又抱,直让身边的黄月英翻白眼。
“家主,蜀国的使节团到了。”
许屠拿着一张蜀国使团的名册匆匆走进房内。
季书脸上的笑容退去,无奈地看向许屠,一旁的黄月英早已接过孩子抱到一边去了。
许屠见状把名册递给季书,说道。
“蜀国的国书已送去王宫,使节团已安排在驿馆住下。家主,你看要不要安排人接待一下?”
仗刚打完,军务格外繁重,周瑜看月英刚生了个女儿,就把军务都揽了去,让季书负责相对轻松的政务。接待使团确实归季书管。
蜀国使节团的消息早已有快马报来了建业,季书也早已交代下面的官员接待,但要不要派一位重臣先接触蜀国使节,季书还没下达命令。
他拿过使团的名册仔细了看了起来,其实也不用多仔细,抬头便是“张松”这个名字。
张松!张松。
这个人,在历史上正是接引刘备大军入主蜀地的重要人物。
背主投敌,令人不齿。
但毫无疑问,得到张松的投靠却能大幅度减少楚军的伤亡。
张松。张松。
季书的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手中的名册。
此人偏偏不是一般的小人,历史中他先去见了曹操,未获得礼遇之后又去见了刘备,最终投靠了刘备。季书担心,他放着不管的话,很可能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当然,张松应该已经将那东西带在了身上,杀光使节团后季书还是能找到那东西。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坏了规矩最终损害的还是楚国的信誉。
“走,许屠,我们去见见这位张松大人。”
黄月英和许屠都有些愣神,没想到季书打算亲自去接待。这说话间,季书已经走出门去了,许屠连忙跟上。
······
到了驿馆,吩咐下级官员引路,季书很快就见到了张松。
张松身材矮小,五官倒还算端正,只是人近中年,满脸的络腮胡须不怎么打理,有些人看着会觉得豪放不羁,有些人看着会觉得放荡散漫罢了。
季书看着张松,张松也看着季书。身边的官员向张松介绍季书,又向季书介绍张松。一番官话之后,两人都张口说着“久仰久仰”,便纷纷坐下。
季书让接待的官员下去准备酒菜,和颜悦色地对张松问道。
“先生一路走来,我楚国民情风貌如何?”
张松刚刚下榻不久,他也没想到季书会忽然来访,他一时也摸不准季书的来意,只是简单说道。
“百业兴盛,行走田间农民面有喜色,行走坊间工人身上有朝气。”
这确实也是张松自西走来所见最直观的感受。
季书闻言心中暗暗点头,看来是留了个好印象。见驿馆的差役端上酒菜,他拿起酒杯敬了张松一杯,又吩咐旁人离开不要打扰他们。
季书这才接着问道。
“那楚国比蜀国如何?”
张松低头喝酒的目光一瞬间闪过了一道尖锐的光,他笑盈盈地看向季书说道。
“我王多年来休战止戈,四方外夷尽皆臣服,蜀中才俊各尽其用,百姓富足、国库充盈,可不比楚国连年征战。”
呵呵!
季书无声地笑了一下。
你猜我信不信?
“真是如此?”
蜀中形势所真有张松口中说的那么好,他又怎会生出异心。季书虽然未向情报部门了解过情况,但心中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蜀国北有秦国虎狼之危,南有南蛮不臣之患,我更听说,国内世家、豪强兼并土地严重,百姓困苦,寒门士子空有变革之心,却无报国之路。子乔先生乃是大才,何不投奔我王?”
张松刚以为季书是来打探蜀国的情报,可没想到对方一张口就把蜀国现状扒了个精光,竟然还公然拉拢他背叛蜀王。
张松怕死吗?
笑话,死对他来说又有何惧?
他自生出异心从未与人分说,只是默默做着自己的准备,可为何先前法正一口就道破了他想叛主!而今眼前的季书张口就邀他投敌!
“你,你!”
张松的脑子一下宕机了。他本不该如此失态,实在是法正和季书的表现让他有些怀疑人生。
一瞬间的错愕之后,张松马上想到这会不会是季书的进一步试探,而他也不打算就这么草率地决定投靠孙策。他微微作揖谢道。
“令君错爱了。张松在蜀国过得还算可以,暂时没有另投他处的打算。”
季书笑了一笑,他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少年,只是从张松一瞬间的反应,他心中就已明了。好在季书也不急,这才是他们第一次接触,且等张松见过了大哥,他再看看要做哪方面的工作。
想到这里,季书作揖还礼道。
“呵呵,不碍事,我王求贤若渴,这扇大门随时对先生这样的大才打开。想必张先生旅途劳累,那今天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言毕,季书便起身离开了。
······
翌日。
孙策在王宫议事殿郑重召见了张松。
张松身穿官服,带着手持国书的副使走进大门,他扫了眼殿内两侧的文武官员,信步上前,让副使将国书递给了阶前的宫人。
女官将蜀国国书放到孙策的桌桉上,孙策却没有翻动,这里面的内容他已经看过,如今不过是走一遍流程显示国交的郑重罢了。其实他还挺烦这套虚礼的。
“使者所来为何?”
孙策开始打量起阶下的张松。
张松闻言,抬头不急不缓地说道。
“为议和而来。”
孙策挑了挑眉毛,心中有些不屑。
刘章懦弱,中原几十路诸侯都打到了现在这个局面也不见他敢出兵争夺地盘,早有消息说张任是私自出兵,刘章分明是怕了,派人求和。这使者倒说的好听。
孙策撇撇嘴,羊怒道。
“我与蜀王秋毫无犯,张任却趁我北征偷袭荆州,可惜啊,其志大而无谋,败军而回。蜀王既然想求和,你张松怎敢如此狂妄?”
哈哈哈~~
让楚国众人惊讶的是,面对孙策的责问,张松竟大笑起来。笑完之后,张松才拱手道。
“江东六郡本是粮草富足之地,荆州又是商贾汇聚之所,徐州贯通南北,乃兵家必争之地。天下之富,楚国独占一半!”
“眼下,大王已经是董卓、曹操最大的敌人,还要与蜀国交恶,真当自己天下无敌吗?”
好家伙!
有点东西啊!
季书心中暗道厉害,张松说的没错,打下徐州后天下局势就变得微妙了。这等于是拿昨天季书挤兑张松的蜀国危局反过来用到楚国身上。
孙策脸色一黑,目光微微一凝,心中却已收起了轻视之心。
“好胆!”
这时,周瑜一拍桌子,喝道。
“此番大战,我大楚于北独斗曹操、刘备联军,最终攻克徐州,往西又打退张任和秦国偷袭荆州的兵马。不敢说无敌于天下,可天下诸侯又有谁敢独面楚军雄师?”
“使者狂言挑衅,真以为我大楚不敢灭了蜀国吗?”
张松身边的副使闻言早已额头冒汗,身体微微发抖。周瑜所说的,也正是蜀国最怕的,楚军的战力着实让天下人倾目。
张松却抖了抖袖子,轻笑道。
“太常令何必动怒?”
“大王兵锋所至之处,战必胜,攻必取,我早已知道。比如昔日在江夏被刘表围困之时,比如喝花酒被江东世家围堵之时,比如刘备追到乌江边上之时。那真是无敌于天下!”
好家伙!好家伙!
张松这厮怕是早就计划好这番说辞,要羞辱大哥!
有你这么投靠的?这跟寻死有什么两样?历史上,曹操能留他一命已经算大度了吧!
季书环顾四周,果然群臣激愤。
“竖子!找死!”
黄盖、苏飞、张勋等好几位将军已经拍桉而起,怒发冲冠,眼看着就要上前撕了那张松。
若是别人,季书也巴不得上去给他两拳,但奈何张松手中有季书想要的东西。季书此时本该出言拦阻,可他心中一动,不由将目光投向了孙策。
“都住手!”
孙策微微皱眉,可竟然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他沉声说道。
“成什么样子?传出去,天下人还以为我孙策不能容人!”
“可大王,这竖子说话实在无礼至极!”
孙策却不在意。
“那也是实话。”
孙策看向张松,眼神中带有几分笑意。
“我打了这么多年仗,阵前激将倒也遇了不少,可如先生这般口舌伶俐者却没几个,看来蜀王麾下也有几个能人嘛。”
见张松微微作揖点头,孙策右手挥了挥衣袖,说道。
“行了,使者今日先下去休息吧。蜀王到底想求和,还是求战,明日你再来与我细说。”
在满朝文武的怒视下,张松等人退出了殿外。身边的副使赶忙抱怨道。
“张大人,你今天可是吓死我了。真要把楚王惹恼了,王上交代的事可怎么办?”
张松却风轻云澹地回头笑了笑。
“不急不急,楚王还是挺好说话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