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玄幻奇幻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756章 大结局(中上)

大炎四百余年风雨,共经历了十一代帝皇。
有雄才大略之辈,有中庸无为之辈,有文成武德之辈,亦有昏庸无道之辈……
但提及炎武帝季倾天——也就是先帝,天下人无不赞叹。
大炎自从天启开始衰败,交到到他手上时,王朝几乎处于濒死边缘。
内有权臣奸相把控朝政,外有敌国窥觑屡屡侵犯国土,视大炎为砧板上的“鱼肉”。百姓受重赋压迫,民不聊生,起义势力频频涌现。
昔日同盟纷纷背弃,臣属之邦不再纳贡……
甚至已经有不少人断言,大炎气数已尽。
然而就是在这种绝境之下,仅有十六岁继位的季倾天竟一步一步,生生将大炎从泥潭里拉了出来。
重振朝纲,肃清奸佞,另制国策,训练军队,提拔陆戈为镇北大将军,坚守边境。
任命许芝麟为首辅,重用于清廉……
重建外交,甚至御驾亲征,历经数年苦战才击退了当时气势如虎的赫云国,签下条约。
如果说,是太后染清影让大炎焕发了第二春,那炎武帝季倾天,无疑是这一切的奠基者。
没有他的出现,大炎早已沦为历史。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大炎将在他的带领下走向辉煌时,却不料,这位雄主在三十五岁时突然病逝。
这无疑给了大炎一击重创。
好在太后的横空出世给了万民一记安心剂,在她的治理下,大炎逐步走上正轨,呈现繁荣之势。
只是太后毕竟不是季姓皇族之人,朝野上下难免有异议。
而小皇帝季珉资质平庸,又难担重任。
大炎前景依旧不明朗。
谁会是大炎未来真正的掌舵者,无人知晓。
……
偌大的金龙殿此时宛若被寒冰侵袭,冷彻至极。
坐在龙椅上原本死去的小皇帝季珉,此刻却满脸皱纹,白发苍苍,
道道皱纹如刀斧雕刻,散发出一股从未在他身上出现过的无上皇威,宛若如君临天下。
他缓缓抬起头来,双目如有一轮天日,泛着耀眼金光。
“陛下……”
尽管眼前只是小皇帝的尸身,但那熟悉的威压却让太后和于清廉神色巨变,不自觉跪在地上。
陈牧由衷赞叹:“这才是真正的帝王之威。”
雨少钦站起身来,对陈牧说道:“陈牧,有一点你错了,陛下并非是天阉,而是为了长生选择净身。”
“反正结果都一样。”
陈牧望着附身于小皇帝的炎武帝季倾天,目光复杂。“为了长生,选择牺牲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长生,让天下百姓做实验品。为了长生,搞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放肆!”
雨少钦面色如铁,便要出手。
附身的季倾天却轻轻抬手,制止了他,只是饶有兴致的盯着陈牧,也不开口说话。
“那我就接着说吧。”
天生对于皇权无任何畏惧的陈牧,并不怵于对方的帝皇威压,扬声说道:“天启年间,发生了一起神秘的大爆炸事故。当时有一位神秘天外来客出现。根据记载,此神秘人被称之为‘天神’。
天神实力很强,当时几乎无人能敌。最终还是苏仙等人,用计谋引来雷劫,打败了天神。
天神死后,他的身体化为了六块,也就是六块‘天外之物’,分别被各个势力夺取。
并且,还留下了神秘的无字天书。
经过多年的研究,最终是天命谷的老祖花费十年时间,破译了关于无字天书中的秘密。
简单来说,就是只要融合了这六块‘天外之物’,就可以让自己拥有长生的能力。
而想要融合这六个天外之物,必须自身是无魂之体。
什么是无魂之体?
每个人自出生后,他的身体里便拥有属于自己的灵魂。
就像是每套房子都专门有一个主人,房子和主人是绑定的。主人死了,房子就没了。房子塌了,主人也就挂了。
你没办法把别人赶走,住进他的房子里,因为你的灵魂和他的身体不兼容。
之前那么多人想要换魂,结果都没有成功,便是如此。
因为你永远没办法,让自己的灵魂和别人的身体完美融合在一起,总有副作用。
可有些人,偏偏出生后拥有两套房子。
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只有一个灵魂,却拥有两具属于自己的身体。
如此一来,只要他还活着,那么另一具身体永远处于无魂状态。其他人也可以将自己的灵魂完美融合进去,占为己有,无任何副作用。
而我的身体……曾经便是无魂之体!”
听着陈牧的陈述,众人内心如骇浪翻滚。
尽管于清廉查到了一些内幕,但真正内情却不知晓,此时通过陈牧讲述,才逐渐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太后很聪明,一下便想到了其中关窍。
她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盯着陈牧:“也就是说,你以前还有一具身体,而且是用另一种身份活着。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你又回到了现在这具身体内。”
“没错。”陈牧笑着点头。
他只有一个灵魂,身体却有两个。
一个在现代地球,而另一个便是在大炎世界。
曾经他一直生活在地球,直到他被前女友杀害后,才回到了大炎这具身体内。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许贵妃生下孩子后,孩子看起来很痴傻,不哭也不闹。
是因为,这具身体内没有灵魂!
此外,陈牧到此刻才想通了一个疑惑。
为何自己在穿越前,这具身体曾拥有一个灵魂,被陈弘图夫妇抚养长大。
其实是龙西搞的鬼。
当初龙西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力,故意找来一个婴儿作为假太子,交给自己的徒弟曼迦叶,让她充当诱饵。
但因为花葬知道太子的真实情况,所以为了不让她起疑心,龙西用秘术将婴儿体内的灵魂抽离,暂存于太子体内。
让婴儿看起来很痴傻。
但这一切却被秦锦儿发现。
秦锦儿明白自己其实被龙西的花言巧语给骗了,于是将计就计,暗中将太子与婴儿重新掉了包。
在这种情况下,不知情的龙西将真太子交给了曼迦叶。
最终被陈弘图夫妇给收养。
因为没有及时清除那个婴儿的灵魂,结果灵魂逐渐与身体融合在一起,成为了一个正常人。
直到……被薛采青推下池塘。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戏剧性。
陈牧继续道:“天命谷老祖破解了无字天书的秘密,打算自己寻找无魂之体,但最终没能实现。
因为无魂之体可能数十年,数百年才会出现一个,极为罕见。
不过天命谷老者并非没有收获,经过常年研究,发现只要在残魂之体内种下一颗无魂草,便可以孕育出无魂之体。
残魂和无魂,本就是两个概念,但它们依旧有一些相似性。
可以利用这相似性,对无魂之体进行吸引。
可惜的是,残魂之体同样极为罕见。
根据记载,残魂之体拥有极高的智慧与悟性,起初会很平庸,但等到残魂彻底定型之后,便会开窍,变得很聪明。
先帝运气不错,无意间他发现了许彤儿特殊的体质,便是天生残魂。
于是他耗费极大心血从阴阳宗得到了无魂草,将其放于许彤儿的体内。再加上天命谷老祖曾为了寻找无魂之体,研究出了不少的秘术与阵法,可以防止出现意外。
就这样,许彤儿成为先帝手里的工具人。
甚至为了让许彤儿心甘情愿帮助他,先帝骗去了她的芳心。虽然许彤儿开窍之后很聪明,但毕竟是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对如此具有魅力男人的追求,自然无法免疫。”
说到这里,陈牧倒是想起了太后。
同样很聪明,但对于男女情感却空白如纸,白白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原来如此,许彤儿也不过是苦命人。”
太后心中五味杂陈。
曾经她无比嫉妒许彤儿,在对方悲惨死后还幸灾乐祸,可如今得知真相,只剩下悲悯与同情。
陈牧所说的这些信息,归纳后,倒也不难理解。
一,先帝想要融合六块‘天外之物’,进行长生。
二,只有无魂之体才能融合。
三,许彤儿是残魂之体,通过秘术可以利用她,在她的体内孕育出无魂之体。
但因为残魂之体孕育出的孩子,天生便是残心,不利于以后的成长。通过调查,发现洪家收养的红竹儿心脏与胎儿相匹配,待时机成熟后,便利用秘术割取了红竹儿的半颗心,进行修补。
四,许彤儿不知什么原因,最终选择‘背叛’了先帝,于是利用秦锦儿将生下的‘太子’送出宫,打算交给阴阳宗天君云萧。
可谁也没料到,秦锦儿因为良心发现,生怕云萧对太子不利,冲动之下竟带着太子远走高飞,破坏了所有人的计划。
五,同时,天庭杀手组织的幕后人,也派出龙西和花葬去抢夺‘太子’。
六,花葬因为与阴阳宗交手而身受重伤,无意间被陈弘图救起,从而产生情愫。龙西发现了秦锦儿,但并没有抢夺‘太子’。
七,龙西在贪婪之心的驱使下,选择背叛组织,一路将秦锦儿和‘太子’护送到偏僻之地隐居起来,同时也诱骗了秦锦儿的感情。
八,龙西生怕别人找到太子,于是决定制作诱饵,找来一位婴儿抽掉其魂魄,暂存在太子体内,将抽掉魂魄的婴儿交给曼迦叶。
九,秦锦儿发现了龙西的真面目,气愤之下,便暗中将真太子与对方找来的婴儿做了调换。导致龙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将真太子交给了曼迦叶,最终落在了陈弘图夫妇手中,取名陈牧。
十,因为体内有婴儿的魂魄,融合之后陈牧不再呆傻,以正常人的方式生活。
十一,柳香君案件发生后,薛采青为了给好姐妹报仇,在新婚之夜将陈牧推下池塘将其淹死。
十二,地球的陈牧正巧被前女友杀害。
十三,于是在这一连串因果之下,地球陈牧的灵魂融入到了大炎世界的身体内,完成了穿越。
而且因为这具身体本就是他的,所以无任何副作用,同时也能完美融合‘天外之物’。
“老皇帝,不知道我说的这些,是否是真实情况呢?”
陈牧盯着附身于小皇帝尸身的季倾天,唇角笑容勾起。“你为了将自己魂魄融入无魂之体,做了很多准备。甚至还将一块‘天外之物’提前放于许贵妃体内,让胎儿融合。
这也是为什么,我进入这具身体后,会有‘天外之物’的原因。
可惜啊,你终究还是被许彤儿摆了一道。
在得知孩子变成狸猫后,你愤怒无比,对许贵妃进行拷问。之所以用火炉烤炼她,也是希望能出现奇迹,将之前放进入的那块‘天外之物’给炼化出来。
所谓的什么狸猫换太子,只不过是你故意编织出的故事而已。
最让你恐惧的是,你提前用秘术将自己的魂魄进行了剥离,就是希望可以更完美的与无魂之体进行融合。
结果孩子没了,因为阵法的影响,你的魂魄无法再完美回到自己的身体。最终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走向死亡。
不过你终究还是厉害,提前留了一手,很早就让许彤儿找来了双鱼国亡灵军的祭祀神坛,在意识到自己生命无法挽回时,果断上演了一处病逝的剧情。而暗地里,却将自己的魂魄用神坛保护起来,等待某一天找到无魂之体,再进行融合!”
“精彩,真的很精彩。”
这个时候,老皇帝季倾天终于开口了。
浑厚的嗓音略显得低沉,哪怕听着似乎很吃力,但语气里凝聚着的帝位威严并未褪色半分。
他目视着陈牧问道:“你觉得朕为什么要长生?”
“长生需要理由吗?”陈牧道。“每个人都想长生,那些修仙者的最终目的,不就是长生吗?”
季倾天缓缓站了起来。
小皇帝那并不高大的尸身,在这一刻仿佛出世的天神,带着无形磅礴的气势压下,让人喘不过气来。
“在你理解中的明君,是什么样的。”
季倾天问道。
陈牧张了张口,却没吭声。
季倾天道:“体察民情,礼贤下士,外御豪强,内保平安……让天下百姓皆心安而无忧,做到这些,便可称之为明君。
然而古往今来,细数历朝历代,又有几个皇帝做到过。
出现一位贤君,便有三代昏君来败家。往复而来,更朝换代不过苦的是天下黎民百姓。
没有长盛而不衰的王朝,没有代代出明君的帝国……若想长治而久安,若想天下连年无战事,唯有明君永生!”
陈牧淡淡道:“所以陛下认为,自己是明君?”
季倾天微微阖上眼眸,道道皱纹密布的面上浮现出悲悯难言之态:“陈牧啊,朕经历的悲苦比你想象中要多的多。
你可见过昨日繁华城池,今日如鬼城的情形吗?你可见过满地皆婴儿,或衬马蹄,或藉人足,肝脑涂地,泣声盈野的惨状吗?
你可见过妇妻如牛羊,乱尸山叠,血流成渠的景象吗?
朕身为大炎的皇帝,是大炎万千子民的父!看着朕的子民被蛮人欺辱残杀,看着朕的子民因腹饥而易食子!看着朕的子民,皆横尸于野!你觉得,朕应该做什么!”
陈牧依旧沉默。
无论如何,眼前这位帝皇曾经拯救了这个国家。
“人的一生太短暂了。朕可以去修行,但如此一来,却要置朝堂于不顾。置天下黎民于不顾。”
季倾天声音铿锵。“朕想让天下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朕不想再看到战争,不想再看到百姓无衣无食!可朕的生命太有限了,这盛世的太平,朕没有时间去完成!
朕可以选择交给后人,但又有谁能保证,后人可以如朕这般,将大炎真正抗在肩上,将黎民装在心里!
所以……朕唯有长生!”
季倾天蓦然睁开,透出精光:
“朕要开创万世之太平!
朕要打下一个大大疆土,让九州诸国皆归于大炎!
朕要让九州万万百姓永远生活在盛世之中,子子孙孙,永无战争侵扰!
这就是朕长生的目的!”
大殿安静如常。
没有人质疑眼前这位帝王言语中的真实心境,也没有人质疑,他曾真的将天下黎民装于心中。
陈牧苦笑了一声:“长生我理解,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拿百姓做实验,将他们炼制成为尸人。”
“见过白雪儿了吗?”季倾天问道。
陈牧点头:“见过,不过只是她的一缕执念残魂,真正的白雪儿已经死了。”
季倾天道:“白雪儿认为,这世间有战争,有杀戮,皆是因为人的欲望。她却要通过剥夺人的欲望,来实现天下太平,无疑太过愚蠢了。
是人就有欲望,欲望是生存的基础。若是没了欲望,这个世界便会走向灭亡。所以唯一的办法,便是控制。”
“控制?”陈牧挑眉。
季倾天目光深远:“白雪儿的观点并没有错,朕很认同。产生杀戮的最终缘由,便是人的欲望。
欲望会让人变得很贪心,变得永远不满足,会滋养人的野心。
哪怕是万世太平,依旧会有不安分的人想要索取更多,于是便会惹出事端,挑起杀戮,祸害所有人。
这一点,朕深有体会。
所以,只要将万民进行控制,即便是再有野心的人,朕不怕他能掀起风浪,侵害到其他人。随时可将其除掉。”
陈牧明白了。
季倾天之所以暗中搞那么多的实验,便是打算在所有老百姓体内种下一颗‘服从’的蛊毒种子。
但凡谁有异心,随时清除。
然而季倾天的实验还是失败了,毕竟想要控制天下人,难度太大。
陈牧脑中浮现出那一具具被当做试验品最终抛弃的无辜尸体,冷声质问:“可你如今已经害死了太多太多的百姓,你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你的子民,却落得这般下场!”
“要想有所成就,牺牲是难免的。”
季倾天淡淡道。“朕也很痛心,但他们的死,可以让更多的百姓享受太平盛世,这是值得的。”
“可你终究还是失败了,没人愿意被铁链锁住。”陈牧道。
“他们看到了生活下去的希望,自然不在乎被锁住。”季倾天不以为然。“朕也并没有束缚住他们的自由,只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种在他们体内的蛊毒便不会发作。”
陈牧摇了摇头,无言可辩。
眼前这位帝位已经走火入魔了,彻底的疯了。
他和白雪儿一样,从最开始的理想抱负,逐渐变得偏激,钻入了死胡同。
这时,太后忽然出声:“我有一件事始终不明白。”
季倾天淡淡一笑:“你是想问,当初朕为什么要立你为皇后吗?”
太后轻点螓首:“没错。”
季倾天眸子移向陈牧:“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朕的用意吧。”
陈牧没有否认,对太后说道:“其实很简单,你就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
“什么!?”
太后愣住了。
她从年少时是被一位老先生培养的,虽然入宫后那位老先生便不见了,但她从不认为,自己的成长与先帝有关系。
现在出现的真相,将她昔日的认知全都击碎了。
陈牧道:“皇帝想要占据我的身体,融合六块‘天外之物’,肯定短时间内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管理这个国家。
何况,从无魂体出生后融合,会从婴儿开始成长。
这中间,必须有人顶替他。
虽然大炎暂时被他从泥潭里拉了出来,但想要稳定,得找一位能力极出众的掌权者进行改革治理,让大炎走上正轨。
但这个掌权者不能是拥有皇室血脉的继承者,若被培养成明君,以后取而代之会很麻烦。
唯有女人才是最合适的!
所以,皇帝肯定在暗中挑选了很多少女进行培养,最终脱颖而出的,只有太后您。”
听完陈牧的解释,太后一脸不可思议。
如此说来,她一直都是棋子。
季倾天目光柔和:“陈牧说的没错,你是朕培养出来的。你的胆识,你的智慧,你的政治悟性,你的治国见解,甚至你的野心……在朕眼里极为优秀,让你掌权大炎,在合适不过了。事实证明,朕没有看错你。”
“但女人一旦有了权力,野心会膨胀的很厉害。”陈牧蓦然开口。
季倾天露出了笑容:“很聪明。”
陈牧道:“倘若让太后一人执掌朝政,这大炎迟早会易主。所以必须有人对她进行牵制,但这个人,既要对太后的地位形成威胁,又不能影响到太后治国。
这种情况下,小皇帝季珉便成了那个最悲催的工具人。
虽然他是皇帝,但毕竟不是正统皇位继承者,只是亲王的儿子,拿来暂时顶替皇位的。
等到某一天真正的‘太子’归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他赶下去,如此满朝文武,及天下百姓,都不会有反对的声音。
太后也只能乖乖的让权。
这也是,你刻意制造出‘狸猫换太子’一案的真正目的!
让天下人明白,当年许贵妃确实生了你的孩子,而这个孩子是大炎唯一的正统皇位继承者!
你将借‘太子’之身,成为永生的君王,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陈牧顿了顿,目光看向于清廉:“当然,你为了防止小皇帝太弱,被太后提前赶下皇位,便在朝中又放了一个用来牵扯的工具人。
朝堂之上,需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大臣领导众臣。
许芝麟因为许贵妃的缘故,肯定不行。而这个人,便是能力及品行同样出色的于清廉。
于清廉是一个坚定的保皇派,他会维护小皇帝的帝位。但同时,他又是一个心系黎民百姓的臣子。所以,他不会抵制太后提出的一系列治国良策,甚至还会辅助。
有这样一个重臣在,太后即便想要窥觑皇位,也得三思。
事实也如你预留的这样,太后这些年苦心经营,但始终无法登上皇位,便是有于清廉在。
大炎在太后的治理下走上正轨,‘名不正’的小皇帝依旧牢牢坐着皇位……
只等‘太子’出现!
另外,你为了更好的控制且帮助这二人,在他们身边分别安插下眼线。小皇帝身边有雨少钦。而太后那边,则是他一直仰仗的……古剑凌!
雨少钦虽然没有表现出对小皇帝的绝对忠诚,但每一次小皇帝身处于劣势,他都会帮忙。
古剑凌为了让太后更顺利的治国,帮忙清除了不少反对派。
可惜讽刺的是,太后和小皇帝都不知道,他们所依仗的这两人,不过是你故意送给他们的‘利剑’而已。”
听完陈牧的讲述,太后只觉浑身冰寒透体,姣好的身躯剧烈颤抖。
原来……古剑凌并不是她一手培养的亲信。
难怪——
难怪自她掌控朝政后,对方便隐居于幕后,很多事情都不愿意去做了。
于清廉老泪纵横:“陛下,你这是何苦啊。”
“不愧是朕一手提拔上来的重臣,只是朕没想到,最终还是毁在了你的手里。”
季倾天微微叹息。
陈牧望着于清廉,同样感慨。
这家伙之所以要在朝堂上演一出‘认太子’的戏码,便是想要逼迫幕后的老皇帝出现。
毕竟一旦太子现在被承认,那这皇位可就不好取回了。
尤其陈牧太聪明了。
非季珉那个蠢货可以比。
老皇帝还没将自己的灵魂融入无魂体,这个时候太子是绝不能认的。
“咳咳……咳……”于清廉口鼻忽然涌出了乌黑的血液,不住的咳嗽,整个身子也如软泥瘫倒在地上。
这并不是老皇帝恼怒出手,而是于清廉服用了毒药。
梦想与现实的落差,理想与真相的残酷,让他心力交瘁,内心曾经的抱负和信念全部崩碎,化为乌有。
昔日对帝王有多崇拜,如今就有多失望。
再留人间,不过行尸走肉而已。
“君思贤臣,臣择明君……陛下……老臣无愧于大炎……无愧于您……老臣,先走一步了。”
于清廉闭上了眼睛。
这位对大炎奉献了大半辈子的臣子,终究死在了他曾经最为崇拜的君主面前。
陈牧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在得知了我就是当年许贵妃生的那个无魂体后,之所以没有急着跑来抢夺,是因为你的魂魄现在被困住了,对吗?”
陈牧走到太后面前,从她怀里取出两个铁盒子。
“这其实是钥匙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