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风华时代 > 第475章 滔滔江水上

丁贤持股量第三大的上市公司是酷派玩具。
他的持有比例是35.07%。
目前酷派市值是47亿港币,今年受益于《星球大战2》的上映,星球玩具再度爆销,变形金刚玩具也因为动画片热播而销量大涨,这些利好因素共同提振了酷派股价。
如果与去年对比,酷派股价的涨幅已经超过50%,在所有恒生成分股里一枝独秀,明年酷派要推出运动服品牌,上涨幅度有望更高。
酷派的47亿港币市值,在交易所的排名是第九位,第八是港灯,第七是怡和,第十是会德丰,这几间企业全是英资。
去年第十名是香江电话公司,这也是一间英资,他们经营策略比较保守,股价涨幅不明显,被酷派挤了下去。
根据丁贤在酷派的持股量,他的股票价值是16亿港币,也就是3.2亿美金。
丁贤对利记纸业的持股比例也超过了三成,达到30.29%,利记纸业是整个华记集团与酷派的包装商,华记产品与酷派玩具的销量增长越多,利记纸业的利润也会越大。
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只要华记与酷派还在兴旺,利记纸业就一定不会衰弱,目前利记纸业的市值是28亿港币,交易所排名是第十八位。
利记纸业的上市日期是1977年11月份,迄今已经满三年,最初挂牌时的市值只有15亿港币,受益于华记与酷派提供的包装订单,股价年均增幅保持在20%左右。
但无论订单增加多少,利记纸业的股价都不会像酷派一样大幅飙升,这是因为利记纸业的包装利润非常低,如果以后利记纸业只做华记与酷派生意,不继续涉足其它业务,那么市值不可能追上酷派。
丁贤持有利记纸业的股票价值是8.4亿港币,等值1.6亿美金。
除此之外,丁贤还持股了大亚矿业21.6%,持股中华煤气16.7%,早在1976年丁贤已经购买了这两间上市公司股份,当时两间公司的市值全都处在五亿到十亿港币间徘回。
虽然四五年来,两间公司的盈利与规模都在扩大,历年股价都在上涨,但它们都是传统企业,年均涨幅比利记纸业还要低一些,目前大亚矿业市值是18亿港币,中华煤气是21亿港币。
丁贤持有大亚矿业与中华煤气的股票价值合计为7.3亿港币,约合1.3亿美金。
另外今年七月份星星山百货在北美上市,丁贤持有15.7%的股份,现时星星山百货的市值为17.7亿美金,换算成港币是88.5亿,目前已经成为丁贤所投资的市值最高上市企业。
丁贤的星星山百货股票价值2.7亿美金。
他现在持有的大额上市公司股票就是这么多,持股比例从高到低分别是华记黄埔、华记能源、酷派、利记纸业、大亚矿业、中华煤气、星星山百货。
这些股票全部加起来,总价值是26.2亿美金。
丁贤的这个身价没有掺杂一丁点的水分,不管让任何人进行分析统计,他的最低身价肯定是26.2亿美金。
此刻丁贤身边站着的李嘉成、郭德胜、李垗基与郑雨彤,碰巧是未来香江商界的四大天王。
这四大港商在前世垄断半城的衣食住行,李嘉成掌握着港灯电力与屈臣氏百佳超市,郭德胜掌握着九巴交通与数码通电讯,李垗基掌握着小轮运输与燃气资源,郑雨彤掌握着新巴交通与新世界电讯,他们创造财富的能力足以比肩世界第一流的资本家。
他们当中,亚洲首富就诞生了两个。
前世1995年李垗基最先成为亚洲首富,高光时刻是次年的1996年,他在全球富豪榜的排名冲到了第四位,当时他的身家是127亿美金。
今年是1980年,李垗基连10亿美金都没有,经过十五年奋斗,他居然可以积攒一百多亿美元的财富,听上去像是异想天开,其实在香江商界并不困难。
未来十五年,正是香江经济超速发展的年月,尤其是香江地产业,可以达到年均20%的增幅,以李垗基与李嘉成旗下上市公司的规模,只要保持20%的增速,十五年后他们的财团总市值都能迈过一千亿港币的关口,仅仅统计他们持有的股票价值,就可以完成百亿美金的身价。
前世回归前夕,李嘉成家族、郭德胜家族、李垗基家族、郑雨彤家族的财富全都超过了百亿美金,相互间的身价旗鼓相当。
不过他们各自财团的市值差异较大,虽然李垗基是个人首富,但李嘉成的长实系总市值却遥遥领先,拥有将近三千亿港币的规模,位列全港之冠,也正是长实系的庞大体量,才在回归后为李嘉成十几年连续蝉联华人首富奠定了坚实基础。
当然这些都是前世的风光,这一世的四大港商,他们任何一人都无法把华人首富的位置给抢到手。
从今年开始,丁贤就会成为他们翻越不了的财富高山。
聊了一些富豪身家的闲话。
他们很快就把话题转到了生意上。
李垗基先说:“港府在沙田城门河岸填海造了一块地皮,马上要进行竞拍,我与郭生、郑生组建了一间联营公司,准备去投这块地,这个项目我们已经准备一年,开发方桉已经设计完善,叫做沙田第一城,如果丁生与李生你们有兴趣,也可以加入到联营公司里来,大家一起搞。”
沙田的城门河比较短,向北几里地就是出海口,所以在河岸填出来的陆地,也算是填海地皮。
这块地皮丁贤留意过,沙田第一城他也知道,前世属于新界沙田区最大型的住宅项目,开发商是由恒基兆业牵头,然后联合新鸿基、新世界与长江实业加盟,四大地产商出钱出力,拍下一二十公顷的填海地皮,总共建造了五十余栋高层住宅楼,包括的住宅单位超过一万户。
沙田第一城的整体规模比刚刚落成的鹤园街社区更加庞大,在地产商眼中,属于绝对的肥肉。
“城门河的地皮比较多,开发潜力相当不俗,我非常愿意参与联营。”
李嘉成张口答应下来,扭头问丁贤:“丁生,你觉得怎么样?”
丁贤稍微有点犹豫,再有两年就是1982年,到时中英谈判要开启,香江楼市也会进入萧条期,今年与明年两年期间,无论去拍卖任何一块官地,全都藏有风险。
但沙田第一城的建设周期很长,前世是从1982年建设到1988年,平均每年建设一期住房,每期住房大约有十栋高层住宅楼。
而香江楼市的动荡期集中在1982年到1984年,等熬过了这个时间段,楼市与经济都会慢慢恢复。
如果李垗基规划的沙田第一城项目,施工期限与前世一模一样,那么这个项目就绝对值得参与,因为肯定可以赚到大钱。
想到这里,丁贤找李垗基问了一句:“那块地皮非常大,你们计划开发多久?”
这个方桉是李垗基亲自设计,他朝丁贤打个手势,说:“计划是六年!丁生你要是愿意参加联营,如果觉得工期不合适,咱们可以再商量。”
说完朝几位老伙计望了望,又笑道:“这是联营项目,大家集思广益嘛,对不对?”
丁贤觉得很对,但他没有与李垗基深谈项目问题。
他开玩笑的问:“以恒基、新地、新世界三家公司的实力,即使不再邀请任何外援,也可以把沙田第一城轻松开发出来,你们找上我与李生,是不是担心我与李生截你们的胡啊?”
李嘉成面露笑意,他赞同丁贤的看法。
恒基三间公司完全可以独自承担开发沙田第一城的任务,他们之所以向丁贤与李嘉成发出邀请,应该是为了防止丁贤与李嘉成另外组队去拍地,如果两人搭伙与恒基三家激烈竞价,到时飙升的土地成本会异常高昂,还不如五家联手和气生财呢!
但丁贤与李嘉成仅仅猜对了一半。
只听李垗基回道:“丁生,这次我们找上你与李生,可不止是为了沙田第一城!这个月初,港府正式批准兴建港岛地铁线,这条线路西起上环,东至柴湾,一旦建成,等同于把港岛从西到东连通起来。”
他只讲了这么一句话。
丁贤已经知道他接下来的意图,李嘉成也听了出来,脸上展露着浓厚兴趣。
他继续说:“自从1975年港府批准修建第一条地下铁路,所有地铁站上的地皮全都跟着走俏,这次的港岛线上地皮价值更大,港府准备把沿线九个地铁站上盖物业的发展权,全部拿出来拍卖,竞争将会非常激烈,如果丁生与李生参与联营,咱们一起去竞投,那么我们夺下这些地皮的几率会更大。”
他早就打听清楚,城中以恒隆地产、廖创兴企业、华懋地产、信和地产、华光地产、怡华置业、益新置业、万邦置业为首的中型地产商,统统都会参与这次竞投,而且极可能是联营投标。
这一批地铁物业,整个项目预计可以兴建楼宇的数量高达六七十座,规模与沙田第一城差不多,但整体价值却比沙田第一城高了数倍。
沙田区位于新界,房价在全港排名靠后。
地铁物业又在什么地方呢?全部都在港岛上,而且集中在上环、金钟、铜锣湾、北角这些商业中心的地铁站外,这些物业不管开发成写字楼还是住宅楼,全都是利润最高的地产项目。
但利润高归高,就是时机不对头。
港府拍地肯定集中在明年,等把地皮拍下来,普遍要到1982年开工建设,到时正赶上楼市暴跌。
可要是不拍的话,华记黄埔的储备地皮数量正在见底,等丁贤趁着1982年到1984年向港府补地价,把黄埔船坞、大角咀船坞、香江仔船坞开发完毕,到时可能就要无地可用了。
丁贤在心里盘算了一遍,以港岛线上地铁站的物业价值,即使遭遇了经济危机,开发物业仍旧有利可图。
如果到时房价跌的太惨,丁贤大可把住宅楼全部囤积起来,等楼市复苏以后再出售,反正他不缺现金流,等房价回升后再开盘完全没有问题。
这次他若参与李垗基、郭德胜与郑雨彤的联营项目,肯定不会亏,只看赚多赚少而已。
考虑后,丁贤打算让华记黄埔加入联营。
但是不等他表态,时间到了上午九点钟,他要去参加剪彩仪式。
其实今天的庆典活动相当简单,就是剪个彩挂个牌,几十分钟就能搞定。
等把全部活动做完,嘉宾们陆续也要离场,李垗基几人临走前说:“丁生你要是下午不忙,一起去打球喽,到时慢慢磋商联营的事情。”
丁贤应承下来。
不过他的行程安排比较紧凑,他把嘉宾们逐一送走,然后开始检查海港城各项物业情况,直至下午两点钟,他才赶去球场与李垗基几人聚会。
这次聚会的时间不算短,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才散席。
丁贤没有去住酒店,而是回到山顶白加道28号的别墅里过夜。
这栋房子原本是和记集团旗下都城地产公司开发建设,1976年丁贤狙击和记成功,趁势把都城地产收入囊中,白加道28号的别墅也成为他的产业。
不过别墅仍是毛坯状态,当时丁贤正与林清霞拍拖,丁贤就把别墅交给她装修,她早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在港生活期间,她一直住在这栋别墅里。
她今晚等着丁贤回来,先帮着丁贤冲了凉,回到卧室后,她忽然通知丁贤:“阿贤,我今天检查了身体,我已经怀孕了。”
丁贤听见这个消息,并不算特别意外,从今年春节他让林清霞陪同孟月桢与丁兆廉去北美观看冬奥会时,他已经做好要孩子的准备。
他随口问了一句:“你确定没有弄错?”
“怎么会错!”
林清霞见丁贤没有表现出特别开心的样子,她心里有点不好受:“下午时我感觉身体不舒服,打电话给桢姨,她亲自带我去做的检查,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桢姨,让她告诉你。”
丁贤怔了一下:“我老妈老豆都已经知道了?”
林清霞支支吾吾一会儿,解释道:“我本来是想先打给你,但桢姨叮嘱过我很多次,如果身体有了反应,一定要先联系她,我觉得应该尊敬长辈嘛,所以就先告诉她,她下午带我去医院,晚上带我去吃饭,我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我想着你很快就能回来,就没有再联系你,这种事情,当面讲才最合适。”
她说话时,始终在打量丁贤,她非常在乎丁贤的态度,又轻声询问:“你不开心吗?”
丁贤今天喝了很多酒,头晕的厉害,进卧室就一直躺在床上,林清霞在给他准备茶水,他朝林清霞招了招手:“我马上要做老豆,心里开心到爆炸,你看不到而已。”
等林清霞走到跟前,坐在床边,丁贤握住她的手,问她:“我老妈有什么交待没有?”
林清霞抿嘴发笑:“她让我们明天去浅水湾吃饭,什么时候去都行,其它就没有交待了!不过她今天陪我去医院的时候,显得特别高兴,一路上都在讲,应该去拜哪些庙,许哪些愿,给她孙子求什么签,起什么名字,阿贤,我从来没有见桢姨讲过这么多话!”
她歪着脑袋回味:“以前我对桢姨的印象都是女强人,今天发现她变成老婆婆了。”
丁贤听着她的絮叨,抬手揉起太阳穴。
她瞧见以后,立即侧了侧身子,环住丁贤的脖子,双手并用,开始给丁贤按摩,边说:“累的话,那就睡吧,我守着你。”
丁贤嗯了一声,入怀在靓女前,即使没有喝酒,他也很快沉醉其中。
这感觉像梦也似幻。
他思绪止不住的乱飞起来。
回想这几年的穿越时光,他在商场不知疲倦的奔波,始终不愿停下歇一歇,肩头重担从不推让,心头压力从不宣泄,或许改变一下现有的生活方式,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他会有更愉悦的人生。
明天去见他老豆老妈时,他决定尊重二老的安排。
(章节名没有错,明天是完本的最后一章,到时会点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