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风华时代 > 第476章 滔滔江水下(完本)

一觉醒来。
恍如隔世。
丁贤下床走去浴室。
他洗漱时,站在窗前打量自己模样,发现皱纹已经爬上眼角。
这里仍旧是山顶白加道28号的别墅,他也仍旧是他,只是他已经不再年轻。
岁月一晃而逝,转眼过去十七年。
他从后生仔变成了中年大叔。
房外日历上显示的日期是97年的七月一号。
整座城市彷若重生,即日起要迎来全新篇章。
他却不会再复少年时。
但他原本就是两世为人,心间并无太多惆怅。
梳洗过后,他下楼去了客厅。
电视正开着,一位学生妹盘腿坐在沙发上,正津津有味看着电视节目,听见楼上动静,她回头瞧了丁贤一眼,然后手指电视屏幕,笑道:“阿爸,刚才我在电视里看见你啦。”
目前电视里正在重播昨晚的交接仪式。
昨晚凌晨时分,中英双方在湾仔的会展中心举办了交接仪式,全港各界名人集体出席,几千人汇聚一堂,随后又在将近两点钟的时候,在会展中心七楼举办了就职仪式。
丁贤在会展中心待到半夜,这也是今早他起床晚的原因。
家里佣人瞧见他下楼,急忙准备早餐。
他在餐桌坐下来,问学生妹:“你妈咪呢?”
学生妹正要回话,手里握着的一台机器忽然响起铃声,这是一台款式新潮的翻盖手机。
学生妹把手机打开,放在耳朵上,说:“喂,妈咪,阿爸才下楼,刚才问到你在哪,不如你自己和他讲?什么,他嫌你烦,不想和你说话,哪有?你不要胡思乱想!那好吧,我来和他说,嗯,拜拜妈咪。”
她挂断电话,从沙发上下来,来到丁贤跟前回话:“今天荷东乐园最后一个园区开业,妈咪去大屿山帮你剪彩去了,今天是纪念假期,乐园游客肯定特别多,等参加完活动,可能要到中午,妈咪说她不回来,直接去浅水湾陪麻麻和爷爷吃午饭。”
她说的园区是《魔兽世界》乐园。
自从1980年元旦节荷东影城落成后,华记每隔两年会兴建一座新主题园区。
迄今为止,华记一共设计了星球大战园区、变形金刚园区、超级马里奥园区、哈利波特园区、漫威英雄园区、侏罗纪园区,以及魔兽争霸园区。
因为华记在大屿山投资的土地已经耗尽,今天开业的魔兽争霸园区将是最后一个,到此整个荷东乐园算是全部竣工。
前几天丁贤对林清霞讲过开业情况,叮嘱林清霞去参加剪彩,他自己不打算去。
跟前这个学生妹是丁贤长女丁婉华,今年十六岁,五官神似她老妈年轻时,透着一股英气,她不是那种乖巧型的女孩子,举止已显成熟,心里很有主见,有时会被她老妈当成主心骨。
她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不过经常被孟月桢与丁兆廉带在身边,很少在这边居住。
“阿爸,你看不看报纸?我去给你拿。”
“今天有什么突发新闻没有?”
“全是在报道昨晚的仪式。”
“再给你芳姨打个电话,让她过来。”
“芳姨刚才联系过我,她在红梅阁等着,十几分钟就能赶过来。”
丁婉华的预估时间有些多,根本不到十分钟,胡慕芳就赶到了丁贤面前。
她身后跟着两位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
其中一个叫梁伯滔,前世着名投资银行家,擅长运作中资企业在港上市,也曾经做过李嘉成的高参,十几年前就被丁贤网罗麾下,担任黑石基金操盘手。
另外一个叫谢清海,他今年四十三,年纪比丁贤大一岁,同样是一位名人,前世创建过惠理基金,这是香江首家也是唯一一家本埠上市基金公司,他也是黑石基金的管理人。
“丁生!”
“丁生早晨!”
几人出言问候。
丁贤压压手,示意他们自己找地方坐。
今天原本是休息日,但是有一件重要公务丁贤必须听取简报,这件事与黑石基金密切相关,昨晚丁贤已经吩咐过胡慕芳,让她早上待命。
等丁贤把早饭吃完,他才开始听几人汇报情况。
丁婉华把电视声音调小,支着耳朵,也在一旁偷听。
“丁生,南洋传来了确凿消息,泰国当局的外汇储备已经耗空,没有外汇,他们就干预不了目前发生在泰国金融市场的狙击行动,这个地区已经坚持不住,接下来他们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缴械投降。”
梁伯滔推推眼镜,口若悬河的说:“最多就是这几天时间,泰铢会出现暴跌贬值,而且会引发连锁效应,菲律宾、马来、新加坡的货币都有可能步其后尘,这是一个信号,丁生,南洋的货币危机将不可避免要爆发,大萧条要到来了。”
他说的货币危机,正是前世凶险万分的97亚洲金融危机。
前世泰铢是在7月2号,也就是明天宣布失守,彻底成为国际炒家的鱼肉,任由宰割,这种‘宰割货币’会引起什么后果呢?
首先是货币贬值后的物价飞涨,商品短缺,当地居民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其次是依赖进出口的外贸企业,因为本地货币的贬值而宣布破产,这种破产不是一家两家的事,而是成批成批的倒闭,工厂倒闭意味着大量人口的失业,从而造成社会混乱,局势动荡不稳。
关键还是财富的损失惨重,私人持有的各种金融票据,会在危机冲击下大缩水,金融市场里的所有投资者,财富都要遭到大洗劫,俗称就是被割韭菜。
造成这次危机的根源是南洋各地对金融市场的监管不完善,爆发诱因是以量子基金为首国际炒家的贪婪交易。
事实上早在1995年,量子基金boss索罗斯就已经主意到泰国金融市场的异常,并着手制定狙击泰铢的方桉,索罗斯先后筹谋了两年,于今年二月份正式发起了进攻。
可悲的是,索罗斯开始进攻的时候,泰国当局毫无察觉,等到五月份金融市场爆发动荡,泰国当局急急忙忙抽调外汇准备迎战时,已经为时已晚。
丁贤的黑石基金与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是同一种性质,但他绝对不会跟着量子基金去发起狙击。
他的基业在香江,他已经做了十几年的香江首富,他在香江的产业投资超过任何一位港商,这座城市无论如何都不能发生动荡,港币也绝对不能失守,否则损失最惨就是他。
所以他非但不能在这次金融危机里抄底,反而要尽量减少危机对香江市场的冲击。
他问胡慕芳:“我们在离岸的资金,全部召回来了吗?”
胡慕芳点头:“从年初开始,我们就在调集资金回港,五月份时已经把黑石基金的储备全部召回到了本埠。”
目前黑石基金的规模有236亿美金,这是纯现金。
早在1980年的时候,黑石基金的整体资产只有13.6亿美金,经过十七时间,规模正巧上涨了17倍。
在这十七年间,黑石基金的投资普遍集中在全球金融市场的低风险证券上,年均盈利率保持在大约20%,其实按照这种增幅,黑石基金初始的13.6亿美金,只能上涨到一百五十亿美金左右。
但黑石基金在投资低风险证券时,偶尔也会参与一些高风险的狙击行动,像是1985年广场协议,黑石基金抄底了东洋货币,1987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黑石基金抄底了欧美整个金融市场,1990年台岛大股灾,黑石基金抄底了台岛股市,1992年英镑崩盘,黑石基金抄底了英伦货币市场。
黑石基金的236亿美金,丁贤个人占有八成多,大约有两百亿美金,其余都是其他投资者的认购,这些投资者无一例外都是华商,如果丁贤想要继续拉资,这些华商会给他最快速的支援。
不久前国际炒家去狙击泰铢,整个泰国能够抽调的外汇储备只有257亿美金,比黑石基金多了一点点。
但黑石基金在国际金融市场的运营经验以及成功桉例绝对不是泰当局能够相提并论。
“如果泰铢崩盘,与泰国相邻的南洋地区也要殃及池鱼,等南洋货币市场全部失守,香江就会成为目标。”
丁贤瞧着胡慕芳、梁伯滔与谢清海:“你们要做好准备,过几个月肯定会有硬仗要打的。”
这次金融危机会持续一年,期间都要严阵以待。
三人给黑石基金制定有详尽的应对方桉,也给丁贤做了简要汇报。
等丁贤听完,已经快到中午,他并没有留三人在家吃饭,中午他有官方应酬,要去参加港府举办的午宴。
他让丁婉华去换套衣服,然后领着她出门。
今天的午宴地点仍旧是在会展中心。
这一座会展中心,其实是华记黄埔开发的地产项目,兴建于1982年,工期长达六年,直至1988年才正式开业。
说起来,会展中心不到十层高,如果华记黄埔的施工开足马力进行建设,两三年绝对可以竣工,但为什么工期会拖延六年呢?
原因是会展中心项目包括了华记总部大厦。
华记总部大厦共有88层高,它的外形模彷了前世经典建筑迪拜塔,最终冠名也是‘华记香江塔’,因为建筑结构过于复杂,施工期限也比其它摩天楼更长一些、
过去这些年,华记黄埔不止修建了香江塔,又在黄埔船厂原址上建造了楼高六十层的双子塔,作为荷东与MTV的香江总部,还在大角咀船厂原址上建造了楼高六十层的华记能源总部大厦。
再加上坐落于华记科技园的暴雪总部大厦,以及维港北岸的华记黄埔总部帆船大厦,华记旗下重要子公司全部拥有独立的办公地点。
等把这些办公大厦开发完毕后,华记黄埔的地产建设明显减少了下来,尤其是住宅楼的建设,几乎已经停滞,这也是丁贤要求,未来华记黄埔会慢慢转型为地产服务商。
这几年随着大陆改开的深化,大陆各个一线城市的房地产业呈现繁荣景象,香江地产商几乎全线北上,实施大规模圈地运动,筹备的地皮数量不计其数,但华记黄埔在大陆至今没有储备一块土地。
华记黄埔董事会不止一次向丁贤申请,进军大陆房地产市场,可惜每次都被丁贤拒绝,丁贤清楚大陆地产业可以赚到大钱,但他就是不愿意进去。
华记黄埔在香江囤积的收租型物业位列全港之冠,未来单靠收租就能确保华记黄埔稳居香江排名前三的地产商,所以转型为地产服务业,更加符合华记黄埔的现状。
港府午宴设在会展中心旁边的黄埔酒店里。
以往参加港府聚会,鬼老面孔总是屡见不鲜,今天几乎是全华人阵容。
丁贤赶到酒店三楼的宴会场时,宾客已经到了一大半。
他刚进门,就听见有人在喊他,扭头看了看,是李嘉成与郑雨彤在向他招手。
丁贤不着急过去,先在会场望了一圈,指向一堆年轻人的位置,对丁婉华说:“你去找他们玩去,可以少喝一点酒,没有关系的。”
那些年轻人都是城中二代,聚会不要紧。
但丁婉华不乐意过去。
等丁贤来到李嘉成与郑雨彤身边,她仍旧默默跟在丁贤身后,丁贤见状,也不再管她。
这边聚会的有四个人,除了李嘉成与郑雨彤,还有李垗基与郭柄湘,他们是除华记集团外,香江财力最强的四间财团掌舵人。
1990年时郭柄湘老豆郭德胜因病去世,身为长子的郭柄湘接任新鸿基董事长,郭德胜死后,郭家三兄弟齐心协力,把新鸿基打理的风风火火,并没有脱离顶级地产商的行列。
但郭柄湘身份毕竟小了一辈,虽然他陪站在这里,却始终笑而不语,不发一言。
“阿贤,海外投机客在南洋搞事,肯定会影响到我们,明天开市以后,恒指估计要狂泻不止,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这是郑雨彤在问话。
丁贤随口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其它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南洋各地的金融市场都不完善,被盯上是早晚的事,偏偏那是人家的地盘,我们无法去插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被连累!”
局势就是这样,南洋各地出事,这边想管都管不成,但不管的话,肯定要被牵连。
“哎,那些海外炒客太过分,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如果这次动荡的波及范围太广,指不定就会演变成大危机。”
李垗基叹着气说话,“危机一旦爆发,公司股价也不知要跌到什么程度。”
听上去,他显得相当忧虑。
但实际上,他心里多少有点期待股市暴跌。
从八十年代开始,香江富豪排行榜的冠亚军已经被丁贤与李嘉成垄断,雷打不动。
李嘉成旗下拥有四大上市公司,长江实业是旗舰,余下三间是港灯、屈臣氏与中华巴士,总市值大于有四百亿美金。
1983年港币爆发过一次贬值危机,从那年之后,港币一直执行的是联系汇率制度,挂钩美元,汇率固定在7.8港币兑1美元,至今仍是如此。
李嘉成四间公司总市值换算成港币,有将近三千亿。
只要香江股市不发生危机,李嘉成二富的位置就稳稳当当。
反正李垗基自认无法超过。
他又瞧了瞧丁贤,心说阿贤连冠了数年的世界首富位置能不能保住呢?
目前丁贤旗下也拥有四间上市公司,分别是华记黄埔,华记能源、华记暴雪与华记荷东,每一间都是旗舰。
华记黄埔涉足地产与港口码头,业务遍布世界各个海港地区,前几天市值在2137亿港币上下浮动。
华记能源的核心业务是给新界与九龙提供电力,但海外业务也发展的有声有色,在新西兰、澳洲,西欧各地投资有十几座电厂,前几天市值在1594亿港币上下浮动。
华记暴雪上市于1987年,那年是全球股灾年,为了应对这次危机,丁贤选择让暴雪上市,好抽取市场资金,以抵御即将到来的股灾冲击,上市那年暴雪股价是215亿港币,随后的几年间,暴雪陆续推出《街头霸王》、《魂斗罗》、《精灵宝可梦》等经典游戏,但暴雪始终没有开发新型主机,一直在吃红白机与掌机老本,导致股价上涨速度缓慢,等到1993年时,暴雪市值只有353亿港币,五年时间涨幅不到一倍。
不过1993这一年,暴雪宣布进军电脑软件游戏领域,陆续推出《魔兽争霸》、《暗黑破坏神》、《红色警戒》等经典电脑游戏,一举轰动全球市场,也助推暴雪股价飙涨了几次,前几天暴雪市值一直徘回在789亿港币的规模上。
最后一间华记荷东公司,去年才刚刚上市,荷东主要投资亚洲电影,以及部门欧美电影,虽然在亚洲建立有完善的院线渠道,还垄断了半个泛亚地区的音乐市场,但荷东价值是追不上暴雪的。
为了提升市值规模,丁贤最终让荷东乐园并入了公司,打包登陆了港交所。
荷东乐园的第一期工程荷东影城,早在1980年已经兴建,经过长达十七年建设,直至今天才全部竣工,为了这座乐园,丁贤先后投入的资金有一百多亿港币。
上市后,荷东规模已经能与暴雪并驾齐驱了,现时市值在646亿港币左右,丁贤执意把乐园并入荷东,绝对不是为了数据好看,他目的是为了融资收购。
丁贤很早就给荷东定下了发展战略,那就是电影与音乐双管齐下,尤其是音乐,丁贤希望荷东能够做成世界唱片巨头,为了完成这一个既定计划,荷东需要在国际唱片市场展开并购行动。
去年荷东接触了拥有发售意愿的宝丽金公司,结果这间公司狮子大开口,他们董事会给宝丽金报了一个30亿美金的天价,荷东没有这么多资金,于是就有了上市融资的计划。
荷东上市后,资金已经很充足,但宝丽金的收购谈判耗时漫长,因为这间公司的版权库太复杂,目前双方仍旧在磋商之中,预计年底可以让交易尘埃落定。
前世宝丽金是被环球唱片收入囊中,助力环球成为世界三大唱片集团之一,荷东有望完成这一壮举。
这么计算下来,丁贤旗下四大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就是五千亿港币,他的平均控股量保持在50%,持股总价值大约是320亿美金。
今年《福布斯》评排全球富豪榜,丁贤身家超过亚军比尔.盖茨一倍多,除了四大上市公司,丁贤还投资了其它上市企业,他的亚军差距相当大。
所以李垗基认为,即使爆发了严重金融危机,丁贤极可能不会丢失世界首富的王冠。
他是有所不知,丁贤的部分身家其实是抢夺了他的气运。
前世1997年他的身家超过120亿美金,这些钱主要来自上市公司股份,他旗下有两间千亿港币级别的企业,一间是恒基兆业,另外一间是中华煤气。
但这辈子中华煤气被丁贤买走了一笔股份,李垗基仅仅持有一成半,他并没有主导权,他垄断不了香江的煤气资源,身家也上不去,如今他的总体财富连百亿美金都不到。
其实李嘉成同样被丁贤抢了气运。
前世李嘉成在1995年的时候,旗下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就已经超过420亿美元,结果如今到了1997年,他企业的总市值才勉强突破400亿美元,少掉的钱肯定是去了丁贤那里。
丁贤现在对财富的渴求心理已经趋于平澹。
他甚至不准备让他的华记总部上市,总部里边全是黑科技。
过去的十七年间,丁贤往华记总部投入了不计其数的研发资金,他自己认为总部价值要超过四大上市公司总和。
对于这次的金融危机,丁贤愿意慎重对待,但他心里真的是一点也不担忧。
等参加完午宴,离开酒店,丁贤领着闺女钻进轿车,朝着华记科技园驶去。
他要去总部检查一番,目前总部正在销售的产品包括CD随身听、卡拉ok、智能手表、电子词典、平板电脑、无人机,还有元旦节推出的全新数字音乐MP3。
华记科研团队已经掌握最尖端的电池技术、照相技术、触屏技术、芯片技术等,并且开发有专属系统,制造智能手机的条件已经全部具备。
今年年底丁贤就会启动研发第一代智能手机,争取在千禧年到来前推向全球市场。
行车途中,丁贤想和闺女讲一讲手机的情况,却见丁婉华带着耳机,手里握着一台只有半张扑克大小的MP3 ,一边聆听,一边小声哼唱。
丁贤问她是什么歌。
她旋即取下一个耳塞,戴到丁贤耳朵里,边说:“妈咪最喜欢听这首歌,她对我讲,你和歌词里写的一样,烈如歌,凌似风,声像雷,纵横商界二十年,从未败北!阿爸,妈咪说你是一个传奇,她崇拜你,你知不知?”
丁贤没有理她,正闭目聆听歌声:
“滔滔江水,
滚滚东去,
壮烈如歌,
凌厉似风,
声势像雷,
求让我说一句,赢尽痴心是你,
明知如此,仍愿献上,每分情义,
浪淘尽了一切,留下的只是爱,
明天回首,回味往事,仍怀念你……”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